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景庆留下,你滚吧

第213章 景庆留下,你滚吧

        透过屏风帷幔,景庆看到老皇帝威严如松的身影,好似在看着这边,即使隔着层层叠叠的遮挡,还是令他感受到威压罩顶,锋芒在背。

        小男孩半低着头,看不出任何波澜,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小身子僵了僵。

        成德帝可不像他老爹好脾气又好糊弄,景庆暗觉不妙地沉了沉心。

        禄王听到老皇帝忽然的命令,眼中也闪过诧异,他不解地看向殿中,却只能带着疑惑,应了声“是”。

        鸢柠见状,本想把自家小宝宝抱走,但小茶音一看哥哥和小姨夫都要进去,小宝宝立马粘到景庆哥哥的胳膊上,才不跟鸢柠姐姐走。

        禄王看到这一幕,只好宠溺地摇摇头,朝鸢柠摆摆手,示意由着小宝宝了。

        于是大人们各怀心思地带着唯一一只没心没肺的小宝宝进了殿中。

        太子果然在此,却并没有皇太孙的身影。

        此时太子的脸色难看极了,幽幽盯着走进来的禄王,阴鸷的目光里寒光几乎已难以遮掩。

        景庆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太子几近爆发的阴狠敌意,他冷冷乜了一眼,很快便明白了——看来是刚得知他送的“大礼”,还没缓过来呢,难怪克制不住。

        小男孩嘴角抿出一抹冰冷至极的弧度。

        禄王对上太子这个满含嫉恨的狠毒目光,心中满深惊,这还是他第一次直面太子对他入骨之恨,恶意狰狞,让禄王心惊得不禁紧了紧他牵着两个孩子的手。

        “儿臣给父皇请安。”禄王先给上首的成德帝问了安,今日破天荒地没有与太子打招呼。

        龙案后,成德帝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沧然深沉的浊目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嗯”了一声,叫起了禄王,威严的目光缓缓移到了禄王身旁那小小一团的小男孩身上。

        景庆半低着头,感受到老皇帝深深的目光,心又沉了沉,在皇祖父威压深重的目光中镇静稳心。

        大殿中,却没有人注意到这祖孙俩的无声交锋。

        太子只盯着禄王,见禄王今日竟直接无视了他,正要发难。

        禄王直迎上太子不善的目光,先开口愠怒,

        “太子爷何故这个眼神,你东宫属官通匪绑架吾儿,太子不应先给本王一个交代吗?如今太子这眼神,倒像是要先向本王问罪似的,可真是令人瞠目!”

        太子显然没想到禄王竟会忽然这样强势,他怔了一下,随后在禄王愈发愠怒的气势下目光一闪,眼中怨恨收敛,脸色却更加难看了下去。

        禄王独子被绑架,御林军抓到了与贼首联络的是东宫属官,人赃并获根本无从辩驳,在这个节骨眼上,东宫皇太孙在宫门拦禄王时,身后的东德门轰然倒塌,烫金牌匾还不偏不倚地断在“德”字上。

        这简直就天降明示,“东宫无德”!

        宗庙社稷,都讲究顺应天命,这般的上天示警,无异于动摇了太子的根基。若使民心所背,又有多少人会继续支持他?

        他根基稳时,人心所向,即使是成德帝都动不了他,可一旦民舟倾覆,他经营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

        太子只觉一股腥锈直顶喉咙,眼前也一阵发黑。

        禄王见太子不说话,愈发强势了语气,毫不退让,

        “铁证如山,太子爷不会还想要偏袒你宫中的属官吧?此事事关吾儿,本王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参与的人,望太子殿下周知。”

        说罢,禄王朝上首的成德帝作揖恭求,“望父皇明正典刑,厉审严惩谋害皇孙的涉事逆党。”

        成德帝听着难得强势起来的禄王,沧浊的眼中露出了几分满意,同时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小景庆,才缓缓收回了目光,转向了两个儿子。

        “太子,你觉得呢?”老皇帝沉声威严,帝心莫测。

        景庆淡淡乜向了太子。

        太子在这瞬息间,已重新稳住了神色,他抬起头,对上成德帝的苍苍浊目时,已是如往常般沉稳无异。

        “回父皇,儿臣也是此意!这等逆贼分明是要挑拨孤与二哥的手足之情,实在可恶!必得严惩!”

        太子义愤填膺,说话间也气怒异常,他说完又看向禄王,面露郝色,连连赔罪道,

        “都是孤识人不清,竟用了这等逆党在侧,还险些害了景庆!方才孤只觉没脸见二哥,自恼了些,不想让二哥瞧了笑话,二哥见谅。”

        禄王眉头紧拧地看着言辞恳切的太子,双唇紧抿,目光复杂。

        上首,成德帝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两人,沟纹深陷的面庞上没有一丝波澜。

        景庆也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对太子的变脸没有半点意外,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温厚老爹的反应。

        禄王抿了抿嘴,他没接话,只用依旧强硬的语气说道,“我朝律法,谋害皇孙者,夷三族,斩于东市曝尸三日不得殓。”

        景庆勾了勾唇,放心地收回了目光,忽然,他的心莫名一跳,一抬头,直直便对上了老皇帝看着他的浊目。

        景庆看着老皇帝睿智的双眸,其中犀利的目光仿佛能轻易看透一切,他在心里不禁幽幽一叹。

        这时,太子没有丝毫犹豫的声音适时响起,“这是自然!二哥放心,此事孤亲自盯着,定让那居心叵测的逆党人头落地,给景庆赔命!”

        太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禄王还能再说什么,他看着太子的目光还是那么复杂,抿唇不语。

        景庆听到太子的话,乌黑的瞳仁里静如止水,毫不意外。

        太子可不是他爹能玩得过的,他可不是好对付的,这是个会痛定思痛的人。

        这几次的得手不过是这些年,太子过得太一帆风顺了,如今打疼了他,再往后,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对太子,景庆了解,成德帝亦了解,只有禄王,今日才刚刚开始正式了解。

        景庆收回了目光,心知这件事多半也就到这了,那个属官不可能供出什么来的。东宫折个属官,太子背几年骂名,收敛小心个几年,重固根基,东山再起……

        成德帝料也这般,他训斥了太子一顿,罚其回宫闭门思过三月,便让其退下了。

        太子走后,禄王见老爷子面色深沉,想到禁军今日还牵扯出了私囤暗兵一事,比起已经找回的景庆,这更是件大事,他便也带着景庆和小茶音向成德帝告退。

        老皇帝抿了口浓茶,沉声道,“你滚吧,景庆留下。”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