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342章 景庆哥哥偷走小茶音啦

第342章 景庆哥哥偷走小茶音啦

        皇宫,禄熹殿外。

        沈序抱着某小子刚塞给他的小祖宗,被他捂得热乎乎的。

        冷面铁汉的沈统领第一次被别人问得冷汗涔涔。

        还是被一只小奶包……

        “哦~所以沈的哥哥是我四哥哥勾搭上的大哥哥喽~”小茶音眨巴着乌溜溜的眸子,奶声奶气地问道。

        沈序额角一突突的,他很想解释,但却不知该怎么通俗易懂地跟小奶包解释……

        第一次,冷言少语的沈统领为他的嘴笨而汗颜。

        “那沈哥哥是怎么被我四哥哥勾搭上的呀?”小奶包笑得甜溜溜,好奇地问道。

        “……小殿下,”沈序斟酌了很久,才欲言又止,“这个‘勾搭’一词……”

        “音音新跟傅姐姐学的哦~”

        小奶包开心地陷了小酒窝,傲娇娇地跟大哥哥显摆。

        “……”沈序再次被堵了嘴。

        终于,在看到前面“禄熹堂”的牌匾时,沈序眼睛都亮了一下。

        他从来没觉得,宫里的路这么长过!

        禄熹堂门口的守门小太监也是个机灵的,远远看到被沈序抱在怀里的小粉娇团儿,一溜烟就进去报信了。

        沈序刚到门口,禄王妃身边的大宫女竹叶就迎了出来。

        看到来送小宝宝的沈序,竹叶道了谢,一把就将自家小奶包抱了过去。

        沈序一惊,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这小帝姬身边的小丫鬟,居然也是个练家子?!

        竹叶对上这位禁军统领幽幽凝视的目光,顿时眉头一拧,直接给他瞪了回去,

        “沈统领,我已替我家主子道了谢,赏银也给过你,是你不要,现在还有何事?”

        沈序这张京城都怵的冷脸,从前连太子都瞪过,今日却被竹叶硬生生呛了一下。

        这家人,气性可真大。

        “……是在下无礼,无事。”沈序僵着脸拱了拱手,第一次在别人的凝视下,灰溜溜地走了。

        竹叶“哼”了一声,收回目光转身进了禄熹堂。

        竹叶长得秀丽,总有些不安好心的会趁机盯着她,她早就习惯了。

        走出一段的沈序回过头,看了一眼笑眯眯跟小宝宝说着话的小丫鬟,摁着一突突的额角吐出一口浊气。

        早就听说禄王妃和小帝姬身边的这几个大宫女都是她姐姐给的,那岂不是漠北王妃身边的人!难怪很有些功夫在身上。

        沈序一边暗暗啧舌,没走两步,迎面看到自己下属朝他匆匆而来,开口就是——

        “沈统领,皇上命你护卫在禄熹堂的两位小殿下身边,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

        沈序一听,脑袋“嗡”的一下。

        禄熹堂里,景庆拦住了抱着小奶包的竹叶,朝一天没见的小宝宝招了招手。

        小茶音立马从竹叶姐姐身上扑腾下来,欢快地扑进了小男孩怀里,“景庆哥哥!”

        景庆抱住自家小宝宝,好笑地弯了弯唇,看向竹叶道,“竹叶姐姐,来陪我们玩捉迷藏吧,我和音音藏,竹叶姐姐来找我们,快闭眼数十个数哦。”

        说完,小男孩根本不给竹叶拒绝的时间,拉起身旁的小妹妹就跑。

        竹叶愣愣地都来不及拒绝,一声“等等”已经被淹没在了小奶包欢快地“咯咯”声中了。

        两个小宝宝很快就往前跑没了影儿,那个方向是通往禄王妃所住正屋的,一条路过去,也没有旁的岔路。

        竹叶见状,也只好被迫跟小宝宝们玩起了游戏。

        其实竹叶闭上眼,仔细凝听,是能听到两只小宝宝的脚步声的。

        只是身后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越来越近,扰得竹叶很快就失去了辨别。

        她气愤地转头瞪去,只见刚刚那个愣头混脑的坏禁军又回来了!

        “沈统领,您这又是什么意思?”竹叶眉头一拧,气势汹汹。

        沈序忍着额角的突突,面无表情道,“皇上命我前来护卫两位小殿下的安全。”

        竹叶闻言,这才稍微收敛了点脾气,往前面一指,“两位小殿下藏在那边呢,你去找吧。”

        “藏在那边?”沈序错愕。

        “捉迷藏啊,沈统领幼时没玩过?”

        “……没有。”

        “那可真不幸。”

        “……”

        就在两人说话时,两个小宝宝早就被候在前面的纪迟翻墙带出了禄熹堂,来到了旁边的一处荒废宫殿中。

        小茶音开心地绕着好久不见的纪迟叔叔转圈圈。

        纪迟留着寸胡,身着禁军的银纹玄锦袍,身上鱼纹彰示着他在禁军中的地位是仅次于沈序的副尉统领,不过他着银纹衣,并非是在御前当差。

        “音音小姐,好久不见呀,小姐还是那么可爱。”

        纪迟笑着颠了颠可爱的小奶包,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布袋,递给了旁边的小男孩。

        “小殿下,这是您要的东西。”

        景庆接过,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条金灿灿的软甲,细细摸了紧密,又从纪迟腰间拔了短匕扎了扎。

        纪迟看着小男孩依旧老道的模样,笑目深深,“小殿下可是行家。”

        景庆验过后,满意地把匕首递还给纪迟,对于他的称赞面无波澜,反问道,“查出来了吗?”

        纪迟摇了摇头,拧眉道,“我和刘成又仔细查了一遍,还是没发现半点被下毒的迹象。小殿下怎么知道,禄熹堂里有人要对几位主子下毒?”

        刘成是禄熹堂里的一个管事太监。

        景庆嗤了一声,没有回答纪迟的问题,而是淡淡道,“没查出便算了,反正我带着音音一消失,他们这两口子肯定滴水不顾沾,更不会有心思吃东西了。”

        纪迟听着小男孩沉稳冷睿的语调,再次暗暗惊心。

        很快他就听到禄熹堂那边嘈杂起来的动静,沈序直接让人围在了禄熹堂四门,只放了一个去叫禄王的小太监一溜烟地跑了。

        纪迟恍然大悟,“小殿下这是想让禁军保护禄王和禄王妃?”

        身领皇命的沈序为了保护起来两个孩子,肯定要动用手底下的禁军在禄熹堂里到处找孩子,并时时向禄王和禄王妃汇报,这不就是对禄熹堂最严密的巡护?

        景庆勾了勾嘴角,默认了纪迟的猜测。

        随着外面一声响炮震天,厮杀声隐约响了起来——叛贼胡万庭率军攻入,京城乱了。

        皇宫里,隐在禁军和御林军里的逆党也迅速响应,与之里应外合,皇宫很快也乱了起来。

        听着外面乱声渐起,景庆把云金软甲检查好后,叫了缠着纪迟叔叔的小宝宝,“音音,过来。哥哥给你把这个穿上。”

        小奶包乖乖地跑到景庆哥哥面前,乖乖给哥哥伸手手,让他摆弄,一边奶声奶气地问道,“景庆哥哥,为什么音音又要穿这个呀?又有坏人来抓小宝宝了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