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359章 下马威

第359章 下马威

        使臣听着少年冰冷语气,一张张老脸都吓得惨白。

        “世子殿下!您先息怒……”使臣还想动动嘴皮子。

        景庆冷笑,“本殿还未到束发之年,急躁了些又如何?诚大人,你这老口条老命的,还是别嘴那么快,惹了本殿心烦,送你去与贵国先帝再续君臣。”

        诚使臣连忙闭上了嘴,他可毫不怀疑这少年的说到做到,他还要凭着这三寸不烂之舌完成出使任务呢,可不能连懿帝的面都没见到就命丧在此了。

        他惊恐之余,陡然明白了这小阎王话里的意思,连忙带着众使臣再作深拜,

        “都是臣等无礼,无意冒犯了帝姬殿下,臣等替我朝公主向帝姬殿下告罪,请帝姬殿下宽恕我等失礼。”

        景庆深深看了这诚使臣,冷冷命令,“让你们这跋扈无礼的公主,滚出我大懿。”

        诚使臣一听,当即就想说什么。

        少年强硬威胁,“本殿可不是在与你们商量,要么让她滚,要么你们一起滚。”

        诚使臣听到这话,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不对劲,他抬口心中震惊地看向了面前少年。

        景庆冷冷勾薄唇,狭眸深邃,“诚大人,兵不厌诈,你当真以为本殿不知你熹国打的什么主意?”

        诚使臣周身一震,即使努力维持着面不改色,他心惊暗颤也没有逃过少年深眸。

        “你、你——”

        景庆嗤了一声,看了眼不远处的官道,大军还在陆续进城。

        “凯旋军入城,正占着城门。诚大人,今日你们入不了城了。还是你要带着你们使团,从侧门进城?”

        只有属国的使团才是从侧门入城。

        诚使臣脸色难看至极,他颤巍巍地指着面前的深渊莫测少年,他鲜衣怒马,肆意张狂,却也乾坤尽在握,城府如彀,观之不透。

        “你——你是故意的!故意在使臣到京时率军入京!就为了将我等堵在城外!任你拿捏!”

        诚使臣只觉自己已在这小少年的股掌之内,随其怒笑夺生死。

        “呵,”景庆狷狂一笑,“不然尔以为,我大懿京都,是尔等想来就来的地方吗?战败之国,还想占尽便宜的求和?”

        少年冷讽,抬手指北国,

        “诚大人,要么让她滚,要么,我一并送你们一程。大不了本殿担几年骂名,被训一顿,换来几座城池,倒也不亏。”

        他刚和魏五魏六合力全歼了熹国皇军主力,这时候继续打,熹军必败。

        想要求和,认下使团失礼这个骂名,受了这下马威,再进城求和。

        诚使臣看着笑着说出此话的狂傲少年,气得浑身直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能反驳什么?

        他们大懿的百姓也要休养生息?

        这就是这少年没直接弄死他的缘由,就是因此,景庆才留了个允使团进城的选项。

        “你这样肆意妄为,就不怕……”

        诚使臣憋了半天,才说了半句就又被肆笑少年打断,

        “诚大人尽可以在面见吾帝时多煽动几句,反正我全歼你皇军时已经抗旨不遵了,本殿多的是罪,不差你这一件。”

        诚使臣愕然无语凝噎。

        “就是本殿因贵国受了多少罚,回头本殿再‘访’贵国时,就会讨回多少来。这一笔一笔的账,本殿可都给贵国记着呢。”

        最后这句话,少年语气淡淡。

        他身后,某个百无聊赖哄猫猫的小姑娘忽然竖起了小耳朵。

        坏哥哥前面的桀骜张狂都是装的,就最后这句淡淡的才是他真正的入心的话。

        这幽冷淡淡的语调,她印象里,只有景庆哥哥提到太子一家时,才会有这种的语气。

        小姑娘抬头瞅了一眼少年的背影,疑惑歪头。

        谁都没有注意到茶音这个小丫头的神色。

        诚使臣脸色难看地看着面前这个他看不透的少年,长胡直抖,颤颤巍巍。

        片刻后,他重重地叹出一声,咬牙道,“我等携诚而来……”

        “诚大人,本殿耐心有限,少打这些官腔。”少年冷冷打断。

        诚使臣一噎,抿了抿嘴,重新咬牙道,“如殿下所令,臣等这就送吾国失礼公主回去。不敢入京叨扰。”

        这可是个大笑话,熹国派来和亲的公主,却连门还没进去,就因跋扈失礼被遣送回去了。

        虽大懿也有小气之嫌,但谁让熹国使臣撞上的是禄王世子呢?

        十四岁的少年郎正是鲜衣怒马时,这公主还偏要招惹福音帝姬,谁不知禄王世子向来最护着这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

        景庆满意地勾勾唇,冷声下令,“纪迟,遣人护送。”

        “是!”

        茶音听到就在不远处的回话声,顿时小眉一皱,察觉不对。

        正霸气侧漏让使臣们滚的少年陡觉后背一凉,暗道不妙。

        使臣们恨不得即刻离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阎王八百米远,赶紧灰溜溜地滚了。

        景庆一回头,对上自家小丫头幽幽的小眼神儿,连忙讪笑一脸哄,“这都是你五哥哥安排的,我也是刚刚过来时才知道的。”

        “才怪!”茶音推开他,气呼呼地独自往自家的马车走去,“五哥哥跟你在一南一北,他怎么可能突然插手京中事?”

        “真的!”景庆赶紧跟上自家小姑娘,半哄半解释道,“你五哥哥多么绝顶聪明,一向见微知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肯定也知情!”小姑娘一转头,直勾勾地盯了他的深邃墨眸。

        这位战神殿下的深眸,鬼神皆怵,敌国诸将更是见者生寒,却在自家小姑娘奶凶凶的注视里,闪烁着轻哄心虚。

        “不对,你分明参与了!”茶音一眼就看出了他眼底的狡猾,气呼呼地扭头上车不理他,“景庆哥哥真坏!”

        “我没……”少年连忙追进了马车,看着趴到窗边不理他的小姑娘,忙一本正经地哄道,

        “我哪参与了?都是音音是小福星,要不是音音刚好拉我从这边走,咱们还碰不上他们呢!”

        “哼~”

        小姑娘才不好哄。

        景庆一阵无奈,只好拿出了本想回府后哄她留在府上的东西——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匣子,“音音你瞧。”

        茶音气呼呼地瞄了一眼,看着这盒子里像小人参一样的东西,气嘟嘟随口问,“这是什么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