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398章 小阎王驾到

第398章 小阎王驾到

        这个柔韧性可惊讶了林姑姑,她愣了一下,恍然地问道,“表姑娘是先前练过舞?”

        茶音也没有否认,练过舞的肯定是能看出来的,不然她练了那么多年的舞可不是白练了。

        “先前住在禄王府的时候,小姨见东宫的郡主殿下们都学了舞,便也找了人带我学了几年。”

        小姑娘说得轻描淡写,仿佛那些练舞时吃的苦都不存在般。

        三姑娘刚被哄回来,正一肚子烦闷,听到了茶音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冲上前就想打她。

        花念一惊,立马挡在了茶音的面前。

        刘妈妈冷眼看着三姑娘闹,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好在三房的人就跟在三姑娘的身边,见状连忙拦下了她。

        三姑娘被拽着见打不到茶音,怒不可遏地冲着茶音破口大骂,

        “你个天生取悦男人的贱妾胚子!”

        “在这装得娇情得勾引谁呢!”

        “会跳舞的有几个是好东西?”

        “你学了几年,这是要去勾引谁啊?”

        这话听得旁边的林姑姑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

        茶音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比她大不了两岁的小表姐,听着她嘴里一句接一句蹦出的恶毒字眼,连接话都让她觉得恶心……

        就在茶音发愣之时,一股清冽的淡淡竹香沁入鼻尖。

        嗅到这熟悉的气息,茶音被惊扰的心煞时便一片安然,倚仗无形,却是瞬间万事不怕。

        她立马抬头看去,只见一道身影倏忽闪过,如山般高大磅礴,稳立在他的面前。

        下一刻,少女惊叫迭起,凄厉抓狂。

        小茶音立马轱辘了乌溜溜的眸子,好奇地探出小脑袋去看。

        正好看到了少年冷冷收回的手,而她那三表姐的身上……

        被扔了一身的蛇鼠虫蚁!

        “景庆哥哥!”

        茶音惊喜又惊讶地看着这个突然回来的少年,月牙眉弯弯,小酒窝陷得甜溜溜,盈璨明眸里满是开心。

        景庆凌厉的目光冷冷扫了一眼这些尖叫的女孩,一身肃杀震慑当场。

        他不会打女人,不过他有的是办法整理这些胆敢欺负自家小娇包的倒霉东西。

        景庆见刚刚目露不善的都无人幸免,这才转身来到自家小姑娘跟前,凌目触碰到她笑靥的瞬间,顿染无奈宠溺,

        “你来这温家,就是来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泼妇骂街来了?”

        他无奈地抬手刮了刮小茶音的鼻尖,到底是没忍心说什么重话,只把她温柔有力地抱了起来。

        茶音陷着小酒窝,笑嘻嘻地赖进景庆哥哥怀里,乖乖任由他抱她起身,拉着他的手晃晃撒娇,

        “我不是无聊嘛,景庆哥哥你怎么回来啦?你不是……”

        小姑娘开心地正想问着,却在看到少年无奈宠溺的深眸中给她递来的眼神时,及时停嘴。

        一回头,她就看到了温掌和温三爷闻讯赶来。

        这个彩棠院离温掌的书房最近,潘氏和三房的三夫人都还没到。

        景庆听着自家小娇包欢甜依旧的小软音儿,心已放下了大半,身上的凌冽煞气稍敛。

        “啊——!快杀了他!快杀了他!!哪里来的混账羔子!杀了他!!”

        “啊——救命!!什么东西!!啊啊啊——”

        ……

        院子里已经一片惨叫,撕心裂肺,凄厉无比。

        除了林姑姑,剩下的所有人都没能幸免,就连刘妈妈都在群魔乱舞中。

        温掌一见这情景,再看林姑姑一脸惊恐地看着这院子里突然冒出来的少年,当即暴怒咆哮,

        “哪里来的小混蛋羔子!还不把这小厮拿下!上啊!”

        随着温掌一声令下,跟着而来的几个小厮一怒而上,朝着阶上凌然而立的小少年就冲了过来。

        茶音看着这一个个下盘不稳的倒霉家丁,超乖巧地带着一身娇娇软软绕去了景庆哥哥身后,探出半颗小脑袋,轱辘着眸子等着看景庆哥哥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小厮们。

        “景庆哥哥你轻点呐,不然闹大了,你可是会被抓回去的。”小姑娘软软地戳戳少年的后肩头,小娇音儿甜甜地提醒他。

        “嗯,”景庆想到外面那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找他”的禁军,幽幽叹出一口浊气,无奈捏眉心,“你还好意思说呢?让你少听你五哥的馊主意。”

        说完,温府的小厮已经冲到了跟前。

        景庆随意出手,三两下就撂倒了所有人,倒也不重,这些人滚了两下就能爬起来了,可看景庆的眼神就跟看小阎王一样,一个两个抖着手里的棍子朝着少年,却没一个敢上前的。

        温三爷一看少年这架势,顿时生出些惧意,连忙问道,“放肆!你是何人!竟敢来温府胡闹,你可知我乃正六品奉直大夫!本官府上,岂容你等小儿撒野!”

        景庆听着身后吵耳的吱哇乱叫,倒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冷声淡淡,

        “我是禄王府的,王妃娘娘遣我来有话带给我家姑娘,正巧碰上了贵府几位泼妇骂街,我家姑娘性子软糯不知所措,便让她们闭嘴了。”

        温三爷一听是禄王府的人,更是气短了几分,可他瞧着自己姑娘尖叫惊恐的模样,眼瞧着她都想伸手抓脸,连忙呵斥家里小厮,“快去先把姑娘们摁住!”

        温掌老眼昏花,都看不清那边是怎么回事,厉声质问,“混账东西!你对府上姑娘们做了什么!”

        景庆冰冷一嗤,“不过是扔了把蛇虫鼠蚁罢了,左右她们也不会说人话,与现在也没什么区别,这样还省力些不是?”

        尖叫还不用转调张合嘴,可比骂人省劲儿多了。

        茶音听着景庆哥哥戏谑的讽刺,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轻轻笑了出来,小语调轻快甜糯的。

        景庆无奈又好笑地听着身后小娇包偷笑,跟只小仓鼠一样。

        温掌可被这小子顽劣张狂的语调气得暴怒不已,“放肆!混账东西——”

        “温大人,您府上这群小厮可拦不住我。到时我不小心将您府上姑娘们骂的那些话传出去,可就不是叫两声能结束的了。”

        景庆深眸冰冷,似笑非笑地看着温掌和温三爷,幽幽威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