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404章 当家主母?

第404章 当家主母?

        正如花念小丫头料想的那样,屋子里很快就传来了那小婢撕心裂肺的喊冤声。

        那小婢哭喊着她就是去带表姑娘去三房的,谁知表姑娘中途突然打晕了她,竟跑去了孙公子房里诬陷她们三姑娘。

        潘氏自然是不信她的,呵斥了几句,便让刘妈妈叫茶音去与她对峙。

        茶音进了门,只问了她两句话,“我前日夜里进府,昨日晕了半日又学了半日的舞,我是如何知道孙公子及他住哪的?你能找出府上有谁被我问过路吗?”

        小婢被茶音问了个哑口无言,她支支吾吾了半天,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潘氏瞧着小婢这模样,眼里的狞笑都快沁出来了,正好茶音给了她主意,她立马吩咐道,

        “既然你这样喊冤,那就查个清楚,刘妈妈,你即刻带人去府上,把所有下人都问个遍,表姑娘有没有问过关于孙公子的事,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问了什么,都查清楚了!”

        刘妈妈冷笑着应“是”,转头就出去了。

        茶音瞧着潘氏脸上的冷笑,心中鄙夷。

        什么去“查问”所有下人,潘氏不就是想把三房姑娘做的这恶心事闹得府上人尽皆知,让三房在阖府的下人面前丢人?

        潘氏这个当家主母是生怕家里的丑事太少人知道,使劲地往外宣扬。

        茶音转头看向了内室的小佛堂,里面檀香袅袅,布置得细致,瞧着不像只做做样子的。

        潘氏这种人,居然会礼佛?

        茶音乌溜溜的眸子一眨,忽然有了点绰绰约约的猜香。

        她立马转头看向了潘氏,娇声软糯道,“外祖母,清妤在王府的时候曾向空境大师学过几年禅道,见外祖母这里禅室素雅,不如让清妤给外祖母默写一幡莲华经,静禅祈福?”

        茶音这也是一番孝心,刘妈妈眼瞧要去一阵,潘氏也不想她时时在跟前碍眼,便同意了。

        “你去吧,来人,给表姑娘备上纸笔。”

        茶音道了谢,便带着花念去了小佛堂里。

        这里布置得确实用心,团蒲佛像,供奉斋案,一应俱全。

        很快小婢便给茶音拿来了纸笔。

        茶音执笔,不动声色地默写起了莲华经,细婉如芙蓉,行云流水。

        潘氏让人把三房那小婢捆了放在院子里,又往茶音这边瞄了几眼,见她安静默写,便没再管她,起身去了院子里,好似有人来与她说了什么。

        茶音早就料到潘氏定会有事去忙,刻意避开让她听到,见潘氏走了,她立即放下了笔,翻看起了旁边放着的佛经。

        “小殿下,这小佛堂有什么问题吗?”花念去检查了一下焚香炉里的香,又各处瞧了瞧,最后道,“奴婢没发现什么问题。”

        茶音将这些佛经大致翻了翻,“现在还看不出。花念,你把潘氏这屋子里的布局摆设都记住,尤其把这几本佛经记下。”

        “等咱们回头去襄国公府的时候,问问外祖母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门道。我总觉得,潘氏礼佛,说不定是跟我那个早夭的亲舅舅有关。”

        国公府的老太太一向礼佛信禅,不像茶音,其实就是个半调子。

        花念应了一声,立马仔细地看起了这小佛堂。

        茶音继续去抄了莲华经。

        没一会儿三房的人就来了。

        茶音正好在抄经,不好中断,潘氏和三房的文姨太、三夫人在院子里争吵,说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其间自然也没少骂茶音。

        花念听得来气,茶音写着佛经,刚好静心了。

        她对院子里愈发尖锐的吵闹声置若罔闻,倒是问起,“对了,外祖母那边有消息了吗?”

        花念乍一听见小姑娘软软糯糯喊出来的“外祖母”,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襄国公府的老夫人。

        “哦,昨儿夜里襄国公府就遣人送了信儿来,这事不难办,小殿下提前半日派人去说一声就行。老太太还嘱咐您,您丢了的这事闹得大,还是早早进宫去御前顺顺老爷子的脾气才好……”

        花念小声地指了指宫里的方向。

        成德帝越上了年纪,脾气也愈发大了,这些年也就茶音这个他最疼爱的小孙女能在他气头上劝个一二。

        这即日茶音失踪了,可想而知宫里是如何的风雨欲来。

        “好,那你传信去国公府,让他们下帖子给温家,明日咱们去国公府后,直接进宫。”茶音水眸一转,吩咐道。

        一想到明儿能暂时离开这些吆喝骂街的人,小姑娘不知不觉就浅浅陷了梨涡,盈璨透亮的眸子里闪烁着轻快。

        花念应下,却被外面那愈演愈烈的泼妇骂街吵得头大不已,气鼓鼓地提议,

        “小殿下怎么不干脆用您的身份镇住这些人啊,可烦死了,小殿下还得委屈求全地跟她们演戏!”

        “反正明日您也就进宫了,肯定让那想害您的姜氏偷鸡不着蚀把米,您也正好亮明身份,看这温家人还敢欺负您?”

        茶音好笑地听着花念在旁边嘟嘟囔囔,无奈道,

        “我来温家也不是为了不受委屈,温家若知道了我的身份,说不定还会扯着我的名头给我惹出什么乌糟事呢。还是这样就好,温家瞧不上我,不将我放在眼里,许多事情反倒好办了。”

        说话间,外面的争吵声也引来了温掌和温三爷。

        往日这种事温掌肯定会直接偏袒三房的,毕竟如今三房得用。

        但今天却不同,昨日温掌刚发现了茶音的“用处”,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温掌还是象征性地训了三房几句,让三姑娘在房里禁足几日了事。

        “胡闹?这哪里是一句胡闹就能轻易揭过的呀!”

        花念听着外面温掌道貌岸然的声音,咬牙切齿,

        “小殿下您这辈都差点被毁了,这温老爷就给那三姑娘禁个足?这温老爷也太粉饰太平了吧!”

        茶音心如止水地写着经文,眉婉黛娇娆,浅浅勾梨涡,“亲女儿都能往火坑里推,何况是个便宜外孙女呢?都是想得到的事,有什么可生气的。”

        说着,她停下了笔。

        这一篇,终于是写完了。

        茶音将经文交给潘氏的时候,院子里的大戏已经散场了。

        潘氏瞧见三房难得吃了瘪,还在阖府下人面前下了三房的脸,心情正好着呢,瞧见茶音的这一笔绣雅小篆,还夸赞了一番。

        茶音跟潘氏恭维了几句,便回了院子,今日有的是消息要花念悄悄传出去。

        午后未时,襄国公府邀请温家去府上花宴的赏花帖就送了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