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433章 引蛇出洞

第433章 引蛇出洞

        “呵,与虎谋皮?”温五爷目露讽刺,戏谑地乜着被绑在炕上义正辞严的小姑娘,“小丫头,你懂什么?我当然知道太子在利用我,你又怎知我不是在利用他?”

        茶音看着得意洋洋的男人,眸光一闪,“你果然是熹国的细作。”

        狰狞得意的温五爷瞬间笑容一顿,阴鸷的目光死死地瞪向了炕上的小丫头,“你怎知我是熹国细作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茶音眼眸一轱辘,鬼灵精怪道,“我猜的啊,前几年大懿和熹国开通互市,京城有的是熹国来的商人,我见过熹国的文字。”

        “你应该知道,我是见到过那位孙公子的文章,才会怀疑到你的文章也有问题的,他那明显的熹篆笔锋,同样词句不通的文章,反正你们都跟熹国脱不开关系!”

        温五爷听到此言,又“哈哈”地笑了起来,显然是不疑有他,笑眯眯地看着这小丫头,眼底流过赞赏,

        “小丫头,难怪我的上峰指名道姓要我把你绑过去给她,你还真是有点聪明的。”

        “好啊!不愧是我的外甥,日后你来乖乖给我们办事,你我血脉相连,舅舅定好好栽培你!”

        茶音看着温五爷这自以为聪明的嘴脸,却是一阵嫌弃,却也心中一沉,“你上峰指名道姓要我?你上峰是谁!”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温五爷笑得阴鸷,“小丫头,不如你跟我说说,你是给谁办事的,你那位小姨夫禄王?还是……宫里?”

        茶音对上温五爷精光闪烁的眼眸,不禁黛眉一挑,嗤笑道,“五舅舅,看来你当真不知道你的上峰为什么让你绑我。”

        “你说什么!”温五爷冷冷瞪着她。

        茶音看着他眼中茫然的样子,只觉愚蠢,

        “五舅舅,你能问得出这个问题,可见你根本没得到你上峰的信任呢。熹国的人要你做这么多事,却什么都不告诉你,可见他们是把你当什么的。”

        当一个用完就可以随意丢弃的棋子吗?

        温五爷顿时面露狰狞,又愠怒咆哮起来,“住嘴!你这小丫头可真是伶牙俐齿,真是我小瞧你了!没事,待会儿有你来求舅舅的时候!来人,堵了她的嘴!”

        随着他一声令下,旁边有个一脸横肉的打手立即大步上前,凶神恶煞地来到茶音面前,从旁边的几案上拿起一团绢布便塞到了她的嘴里去。

        茶音本是吓了一跳,可绢布入嘴,却塞得并不严实。

        小姑娘一愣,抬头看向这个冲过来的凶恶打手。

        后者五大三粗,将身后的目光挡了个严实,不动声色地给了小姑娘一个口型,

        「引蛇出洞。」

        同时还飞快地在小姑娘手里塞上了一柄叶匕,极小,即使茶音软手小小,也能把它握个严实。

        茶音点了点头,假装嘴巴被堵得紧紧,配合地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

        做完这一切,这魁梧的男人便很自然地退回了原处。

        温五爷果然对这一切毫无察觉,他阴沉的目光幽幽地盯了茶音一会儿,才拂袖道,“哼,你们几个,在屋里盯住了她!”

        “是!”

        随后,温五爷便转身离去了,留了方才魁梧的打手和他心腹的郑管家在屋子里,不错目地盯着茶音。

        温五爷倒也没有走远,就只在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

        屋里屋外安静得很,茶音借着半开的窗子,也大致搞清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应该是在京郊的某处偏僻荒山中,这小破院周围荒草丛生,瞧着就荒凉得很。

        很快,茶音听到隐隐约约的马车声,渐渐清晰起来,最后,马车停在了小茅屋的门前。

        温五爷立即殷勤地迎了上去,与赶车来的一行人客套了几句,随后便走进屋中吩咐道,“把这小丫头带上马车!”

        茶音没有反抗地上了马车,进车回眸的刹那间,她不动声色地看向了车旁站着的那个魁梧打手。

        后者微不可闻地朝她点了点头。

        一切发生得极快,温五爷正顾着跟来接茶音的人寒暄,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

        坐进马车里,茶音拔出手里的小叶刀,开始割手脚上的绳子。

        这叶刀虽小,但很是锋利,粗粝的麻绳很快便被割断,茶音动作轻轻地摆脱桎梏后,又赶忙往腰间摸去,果然她的软鞭还带在腰间。

        马车已经行驶了起来,在山间崎岖的小路上颠簸不已,也很好地遮掩了茶音摆脱束缚的声音。

        走了大约一两里,茶音明显感觉到周围暗了下来,她凑在窗边悄悄往外瞄了两眼,只见周围树荫遮蔽,森森静谧,已到了山林的深处,四下寂静,正是灭口的好地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马车果然就停了下来。

        茶音小手悄悄地摸上了腰间的软鞭,竖着小耳朵不动声色地听着外头的动静。

        “好了,就是这里了,咱们就在这儿等将军来接人吧。”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茶音记得方才在马车外,温五爷跟这个人寒暄了好久,语气谄媚,看来这应该就是他所谓的那个“上峰”。

        听着这人几乎听不出任何熹地口音的语调,茶音不禁轻轻蹙起黛眉,暗自心惊,看来这人已在大懿潜伏了很久。

        这时,温五爷那格外殷勤的声音也跟着传来,“苏大人,凰安将军真的亲自来大懿王都了吗?”

        凰安——?!

        茶音听到这个称呼,杏眸盈震惊,不可置信。

        凰安大长郡主!

        熹国那位曾差点生擒了五哥的敌国郡主?!

        她不是应该在青石关领兵吗!

        忽然,茶音猛然意识到青石关离京城其实并不算远,日夜兼程,五六日便可到达,只是重山阻隔,若是绕行便远了。

        前几朝时,熹国一路打到了青石关外,几乎逼近大懿腹地,那时的大懿可谓是危在旦夕。

        所幸从青石关起往里走便山峦重重,易守难攻,熹国攻入深陷,再难往里打,便挥师北去,一马平川的北地长攻。

        青石关附近地形复杂,熹国难攻入,同样大懿也难将被熹军攻占的失地收复。

        两边在青石关对峙已有数十年,虽摩擦不断,但都没有大攻的动作。

        而熹军在青石关的守关大将军,就是这位凰安大长郡主。

        “自然,凰安将军甘冒奇险亲至大懿皇都,足可见她要办的事是何等重要!”

        “你能有幸见到大长郡主这一面,可知是多么难得的吗!”

        “这可是许多在大懿潜伏了数十年的熹人都没有的机会!”……

        茶音听着那人崇敬的语气,黛眉轻轻蹙起。

        这人说得没错,守关大将擅离职守,深入敌国腹地,就是为了来抓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