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 第436章 呵,那小子算哪门子的哥哥

第436章 呵,那小子算哪门子的哥哥

        如果您使用第三方app或各种浏览器插件打开此网站可能导致内容显示乱序,请稍后尝试使用主流浏览器访问此网站,感谢您的支持!

        第436章    呵,那小子算哪门子的哥哥

        凰安看着树上甜笑软糯的小姑娘,顿觉一阵不妙,“你哥哥?禄王世子不是出京了吗!”

        “呵,那小子算哪门子的哥哥。”

        清矜戏凉的调调自长林间幽幽传来,好似山涧清溪。

        凰安闻声一惊,猛地错愕回头,只见魏青洵执剑从林中走出,清隽如画的面庞在树影斑驳间镀着一层深邃莫测。

        “魏青洵!”凰安看清来人脸色大变,震惊难信,“你们兄弟不是一向跟禄王世子多有不合吗?”

        魏青洵戏谑一笑,“是啊,那小子从小就觊觎我妹妹,还想我们兄弟给他什么好脸!”

        与此同时,凰安仓促迎击,毫不意外地被重重地击落在地,只能看着高大的少年抱走那小姑娘的背影。

        茶音才不会被她吓到,直直迎上凰安的目光,傲娇娇道,

        凰安看着一步一步执剑而来的魏青洵,这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这座山早就被五哥哥布置成了个巨大的机关陷阱,就算你带了一山的人来,只要我想,都能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把你们围困死伤大半。”

        魏青洵勾了勾薄唇,“多谢郡主的不杀之恩。”

        凰安看着不远处哄着小妹妹的那少年,她认得,魏家六郎,魏白湛。

        凰安听着那边的惨况,眉头皱得紧紧。

        凰安目光逐渐转而震惊,一股无力的窒息感涌上。

        魏青洵看向了魏六,“你带音音回府上,把凰安郡主交给二哥二嫂看好了,我进宫面圣。”

        “是!”良生肃面一应,转身走了。

        话音未落,小姑娘上方树梢一动,一道黑影凌厉而落,一掌将即将碰到小茶音的肃飒将军震出。

        魏青洵也想,但是……

        魏青洵听着这讽刺,淡淡一笑,转头看着跑过来的副将良生。

        魏青洵拔出长剑,冰冷深眸中已没了半分温余。

        “什么?”凰安听着魏青洵语气里的咬牙切齿,余光瞄向树梢上的小姑娘,这才迟迟反应过来,恍然惊愕,

        “这小帝姬是你妹妹?!养在禄王府的福音帝姬是你们魏家的小女儿?!漠北王妃当年腹中那个孩子没死!”

        “你先回府把衣裳换了,再进宫。”魏青洵摁了摁眉心,幽幽吐出了一口浊气。

        “呵,难怪你们魏氏一门向来遵奉帝命忠心耿耿,却唯独对那小世子格外不对付,原来是因为这!竟然是因为这!”

        魏六落在了小茶音的面前,不管她的抗议,把她抱远了好几颗树,“小姑奶奶,你还是隔远点看吧,万一你伤个半点,我和五哥就都完了!”

        “公子,凰安大长郡主带来的人俱已被擒,那个熹国潜藏在大懿的细作也被活捉,已打晕卸了他嘴里毒药,还有温家那个……”

        后来,他便再没见过她有过那时般的脆弱一面,那年他骗过了所有人,却从一开始就没骗过她,差一点,就死在她的凰安郡主府了……

        那时他是偷溜进城密探敌情的“送信小童”,而她是刚刚丧父的清傲郡主。

        茶音气呼呼地蹬着小短腿抗议,不过她六哥人高马大的,这点抗议根本没有任何用。

        凰安可笑又讽刺地攥紧了手中长刃,冷艳凤眸忽然眯起,她骤然回身,直朝身后坐在树上荡腿的小姑娘冲去。

        魏青洵看着恍然大悟的凰安,淡淡勾冷唇,

        “所以你以为我们兄弟与那小子不和,他不在京城,我们也不会对他家那青梅竹马的小妹妹上心,便连防都不防我们兄弟?”

        “既然你们都这么看重这小帝姬,那想必我拿她威胁你也一样!”

        凰安大口喘息着咽下肩头剧痛,看着面前的男子,冷笑咬牙,“魏青洵,我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你。”

        魏青洵看着凰安的动作却不着急去追,只冰冷狭眸淡淡眯起,杀意清冷。

        “白湛,护好音音。”

        “呵,小子,真没想到你也有当哥哥的一天。”

        凰安凌厉的目光直扫向又坐回了树梢上的小姑娘。

        魏青洵眯了眯深眸,“温家那个单独关一间,剩下的人全部单独看押,尤其那几个细作,一定盯紧了,别让他们死了,更别让他们跑了。”

        “而且我的帝姬卫里的人,都是五哥哥从战场退下来的老兵里挑的奇人异士,你以为你带的那几个人能支撑多久?不过是为了给你时间让你追我出来,才没尽全力的。”

        “凰安郡主,你不该动我妹妹。”

        茶音眼眸一轱辘,立马提议,“五哥哥,要不我陪你一起进宫吧。”帮你哄着点老爷子。

        小茶音神气地朝自家五哥哥眨了眨眼,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满的崇拜,

        “五哥哥说了,只要你跑了,你手下的人肯定不会作困兽之斗,不管不顾地拼命了。至于我,其实我跑不过你也没关系呀,反正五哥哥和六哥哥都在跟着,我才不怕你!”

        “呵呵呵……”凰安自嘲地笑了起来,看着面前长身孑立的男人,疲惫地闭上了双目,“今日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你引我入彀做的局对吗?”

        “当然不会了,”软软糯糯的小甜音细细嫩嫩地传来。

        下一刻,长剑刺肩头,她持剑的右手瞬间失力。

        凰安蓦地睁开凤眸,死死地瞪着这个可怕如旧的小子,锋凌杀意在眼中闪烁,恨不能破局杀他,

        “你就不怕真的把自己妹妹折进来吗!魏青洵,你还真是跟从前一样自傲,你就不怕你妹妹跟你当年一样落进我的手里,因为你的自负丢掉半条命吗!”

        魏青洵也不否认,“郡主殿下的脾气,多少年都没怎么变。请您入局,可是费了我不少工夫。”

        凰安听着小姑娘甜甜软软的小童音儿,无力地倒回了地上,疲惫的唇角勾了一抹讽刺。

        魏青洵看着鲜血染红她一身清淡绣裳,微白的面庞上无力凄哀,与曾在月下芙蓉渠中初见她独自思亲时的模样一般。

        凰安剧痛一吟,蓦地瞪大了双目,看着隽容漠然的男子,出口的痛呼溢成自嘲冷笑。

        茶音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这脏兮兮的湖绸百褶裙,俏皮地吐了吐小舌,“好吧,那五哥哥你先自求多福吧,不行去找小姨夫也行。”

        魏白湛把自家小妹妹从树上抱了下来,闻言也赞同道,“音音说的对,五哥,要不你叫上禄王一起进宫,近来皇上对禄王可有不少好脸呢,他应该能帮上点忙。”

        “哼,有他更乱,他老实雕他的木头对谁都好。”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