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隐瞒

        林怡琬唇角流出褐色的鲜血,她才推了陈芝兰一下,战玉就心疼了。



        他难道忘了,她之前为了能让他立功,不眠不休三天三夜研制出治疗疫病的药方吗?



        喉咙口涌出一阵阵的血星,让林怡琬面色青白难看。



        她嘲讽睨着战玉哑声说道:“若有来世,我要亲手将你们这对渣男贱女送进地狱,让你们受烈火烤!受热水烹!死无葬身之地!”



        战玉眼底狰狞闪烁,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狠狠将她的脑袋用力往墙壁上撞了下去。



        “嘭!”林怡琬犹如破布娃娃那般摔倒在石榻上。



        陈芝兰吓的俏脸苍白,她伸手在林怡琬鼻息间探了探,猛然缩进战玉的怀中说道:“玉郎,她没气了!”



        战玉满脸嫌恶的开口:“死了正好,就说她是耐不住病痛折磨寻死而亡,命人随便裹个草席扔进乱葬岗!”



        此时外面突然有人大喊:“侯爷打了胜仗回府了!”



        战玉眼睛一亮,连忙拉住陈芝兰的手腕催促:“走,赶紧去接父亲,他听说你有了身孕定然会十分开心,我们大房有后了!”



        两人匆匆离开牢房,而躺在地上的尸体却突然动了动。



        林怡琬眼角留下一滴滴血泪,她低声嗫嚅:“战义候,你回来晚了啊!”



        轰隆,一声惊雷猛然炸响半空。



        身披带血盔甲的战阎跌跌撞撞的回到侯府,他一双焦灼的眸子正在急切寻找着那个温婉乖巧的身影。



        她会柔柔叫他一声:“公爹你回来了?”



        每每听她叫一次,他的心就翻江倒海的疼。



        他原本只比她年长八岁,可就因为他在战场上毁了身体不能人道,他才眼睁睁看着过继过来的儿子娶她为世子妃。



        他想着,只要能看到她,能守在她身边,别管什么身份,只要她能好好的就行。



        未免见面尴尬,所以他自动请战前去边境驻守整整三年。



        直到收到林院正的密函,说她染了恶疾,求他回来主持大局。



        他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踏进侯府大门。



        儿子却告诉他:“父亲,你晚回来了一步,林氏已经死了,因着家里有老人,我就没大办丧事,做主将她给直接埋了!”



        战阎浑身一阵摇晃,他眼前仿若看到一个小姑娘古灵精怪的朝着他跑了过来:“哎呀,你怎么受伤啦?别动,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一点都不疼呢!”



        她柔软的手指抚上他不断流血的小腿,让他竟是真的忘了疼。



        那是初见!



        长大后,身份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是公爹,她是儿媳!



        噗通,他猛然就跪在了雨水之中。



        战玉手忙脚乱的将他扶进书房,嘴里还不断在絮叨:“父亲,林氏死了就死了,可家里也有好消息,芝兰怀孕了,你快要做祖父了,你应当开心啊!”



        面色苍白如玉的战义候端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的冷厉气势骇人,他凝眉看着双双跪在地上的战玉和陈芝兰道:“林氏之死,整个战家都脱不得责任!”



        战玉着急争辩:“父亲,林氏她原本就身染恶疾,芝兰为了给她求药,甚至在林府门前跪了两个时辰,你怎能回来就怨怪她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