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钦佩

        \\林怡琬连忙摇头:“不怕,我只是钦佩你!”



        她再没犹豫,连忙拿了干净的锦帕帮着战阎擦拭伤口上的乌血。



        感受到她柔软的指尖触及到肌肤,战阎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一股子莫名的热意渗进了四肢百骸。



        而腰间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一些,憋的他耳根子都烫的厉害。



        好不容易熬到她终于涂完外伤药了,他迅速起身弄好衣裳,满脸复杂的说道:“夫人,你先睡,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公务没处理完,就先去书房!”



        不等她回答,他就转身快步离开。



        林怡琬诧异的瞪大眼睛,她怎么觉得侯爷走路姿势有些奇怪呢?



        同手同脚?



        他这是害羞?



        转头看到放在榻上的外袍,她着急大喊:“夫君,穿上衣裳,外头凉,可别染了风寒!”



        走到门口的战阎浑身一僵,险些没直接跌出门槛去。



        他用力闭了闭眼,迅速稳定心神。



        他可是当朝闻风丧胆的活阎王战义候啊,向来沉稳果敢,哪怕身陷危难,都没皱过一下眉头。



        没想到,却在小丫头面前破了功,竟然再也没有从前的镇定从容。



        深吸几口气之后,他才将心口的那股子烦躁给狠狠压了回去。



        他走到林怡琬面前接过衣裳道:“夫人也早些休息吧,侯府没有那么多规矩,不用晨昏定省!”



        林怡琬嘲讽的扬起唇角,怎么可能没有,前世的时候,战老夫人可没少用这个规矩折腾她。



        但凡迟到片刻,就罚她跪着斟茶,半个时辰下来,把她的膝盖都给磨红了。



        而陈芝兰就更加狠毒了,故意打碎茶盏,她想要收拾起来,战老夫人就不同意,骂她不孝,不遵侯府规矩。



        她只能委屈的跪在那些瓷器碎片上,刺的她浑身都在打哆嗦。



        好不容易挨到放她回去,府医却说有些碎片已经取不出来了,直到她临死的时候,那些碎片还嵌在肉里。



        彻骨的仇恨猛然迸发出来,恨的林怡琬心口发疼。



        此番重生回来,她要把前世受的苦全都还回去,让那些罪魁祸首,全都求死不得,求生不能!



        打定主意,她就柔婉开口:“终究我是新进门的儿媳妇,哪怕没有规矩,也不能故意偷懒不去给老夫人请安,夫君放心,我可以应对的!”



        战阎忍不住拧了拧眉心,小姑娘初来乍到侯府,只怕母亲会故意为难她。



        罢了,等明天早上,自己就过去给她撑腰吧!



        他旋即点头:“好,明早处理完公务之后,我也会过去!”



        目送他离开之后,林怡琬这才钻回被窝重新睡觉。



        这一次,她没在发梦魇,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清晨,玲儿就进来伺候她洗漱。



        林怡琬就十分好奇,昨半夜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她怎么就没出现呢?



        她疑惑询问:“玲儿,你昨夜是守在外头的吧?”



        玲儿一边给她梳发,一边回答:“原本是的,可侯爷来的时候,说不让奴婢守夜,紫儿就把奴婢给拽走了,你也知道,奴婢没她力气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