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回门

        战朵儿皱眉:“祖母,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真的不好拿,假的还不好做吗?那三名侍女在叔父院子里面待了那么久,定然见过呀,咱们让绣娘连夜赶制出来!”



        战老夫人忙不迭把安嬷嬷叫进房间,仔细叮嘱她赶紧去做事。



        二夫人擦着眼泪道:“希望老天保佑,能让朵儿想的这个法子奏效,到时候也狠狠打她一顿,给我们玉儿出了这口恶气!”



        战老夫人就看不得她这哭哭啼啼的模样,她忍不住呵斥:“只会哭有什么用?你但凡把陈芝兰那臭丫头给管束住了,也闹不出这么大的乱子!”



        二夫人就有些委屈:“母亲,不是你说让让他们接触的吗?你还说兰儿做了世子夫人,整个侯府将来就都是咱们的,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战老夫人僵着脸打断:“我是让他们接触,可没让他们接触个孩子出来,这下好了,未婚先孕的话柄落下了,原本该是个体面的身份,却只能做个被人指摘的奸生子!”



        二夫人用力咬了咬牙,面色苍白难看。



        战朵儿连忙做和事老:“只要把贱丫头赶出我们侯府,再将我大嫂抬成正室,谁还敢说那个孩子是奸生子?”



        二夫人面色这才和缓少,她点点头:“不能让我孙子受半点的委屈!”



        战老夫人眼底陡然闪过一抹狠意:“这一次,一定不但要把她赶出侯府,还必须让她净身出户,她这种德行有亏的贱妇,就该把所有的嫁妆都赔偿给我们!”



        战朵儿满脸贪婪:“祖母说的对,贱妇那些好东西,都该是属于咱们的!”



        此时陈芝兰并不知道老夫人的密谋,她跪坐在蒲团上,正在遵从侯爷命令,抄写着女诫。



        她之前以为只要能进了侯府,哪怕为妾,她凭着战玉的宠爱,也能有翻身的机会。



        然而这才第二天,她都已经挨了好几巴掌不说,还被罚跪到这偏僻的院子里面抄写女诫。



        一遍又一遍,抄的她手都红肿了!



        她眼泪汪汪的看向旁边站着的老嬷嬷:“能不能让我先休息一会儿,夜里太冷,我这手僵的都快要握不住笔了!”



        老嬷嬷是战阎派过来的,自然公事公办。



        她沉着脸道:“姨娘别怪奴婢不顾惜你的身体,实在是你写不完今天的任务,奴婢也会跟着受罚,请你也可怜可怜奴婢,莫要受了你的连累!”



        陈芝兰下意识就想要喝骂,可一想到这是战阎的亲信啊。



        是她不能得罪的所在!



        她继续做出一副委屈状:“嬷嬷你也知道,我有了身孕,万一我因为太过于劳累,而伤了战家的子嗣,这责任,你担不起,我也担不起啊!”



        老嬷嬷暗暗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以为奸生子在侯府还能有多金贵?



        侯爷可半点不在乎!



        不然为何叮嘱她不管陈芝兰如何闹腾,都必须让她写完当天的任务,否则就家法处置。



        察觉到老嬷嬷没有说话,陈芝兰以为她的话奏效了。



        她不由得伸手得意的摸了摸小腹,吩咐道:“劳烦嬷嬷去给我拿个软垫过来吧,我腰有些酸了!”



        老嬷嬷诡诈一笑:“好的呢!”



        她快步走到外面,很快就回来了。



        陈芝兰诧异的看向她:“软垫呢?”



        老嬷嬷也没吭声,直接拿了锦帕堵住她的嘴,用力摁着她的手脚,不顾她的反抗,径自把银针狠狠刺进她的腿间。



        “呜!”陈芝兰猛然瞪圆了眼睛,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老嬷嬷阴冷质问:“你写不写,你到底写不写?”



        陈芝兰忙不迭点头,眼泪不断簌簌落下。



        老嬷嬷这才收了针,笑眯眯将纸笔放到了她的面前。



        陈芝兰得了自由,第一时间就愤怒质问:“你这般给我动用私刑,你就不怕我去找侯爷告发你?”



        老嬷嬷旋即无辜的瞪大眼睛:“哎呀,陈姨娘啊,你可别胡乱冤枉老身,你说老身对你动用私刑,你可有证据?”



        陈芝兰用力咬了咬牙,她当然有证据啊,她刚刚挨针扎的时候,差点都快疼死。



        她就不信留不下伤口!



        她再没迟疑,迅速弄开衣裳。



        她冷声说道:“不管如何,我终归是世子的姨娘,你这般欺辱我,我不服!”



        老嬷嬷笑吟吟催促:“你把伤口露出来先!”



        陈芝兰低头仔细一看,竟然真的没有伤口?



        怎么回事?



        她仔细寻找了一遍,皮肤都好好的,连个破损都没有。



        可她明明刚刚疼的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老嬷嬷装作难过的说道:“老身可真是冤枉,大半夜的守在陈姨娘身边督促你写女诫,你非但不知感恩罢了,还要胡乱污蔑对你动用私刑,老身这就去跟侯爷说,你陈姨娘不服管教!”



        陈芝兰吓疯了,在战阎的心里,她的名声已经极差,她不可能再惹怒他啊。



        她再没迟疑,连忙跪爬到老嬷嬷面前道:“别去,求求你别去,是我错了,是我不该偷懒,求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不好?”



        老嬷嬷眼底闪过一抹冷意,但是面上却是一副不敢当的模样。



        她用力摇头:“陈姨娘,你可别折煞老身了,你没错,有错的是老身,老身不该督促你每天完成任务,老身以下犯上,老身该死!”



        一边说着,她一边抬脚就往外走。



        陈芝兰一把抱住她的脚踝,悲戚呜咽:“嬷嬷,好嬷嬷,你非要逼死我吗?我都这样跟你认错,你还不肯原谅吗?”



        哭完,她就狠狠抽自己的脸颊。



        老嬷嬷连忙阻拦:“你可别,这要是打出来痕迹,老身可不认!”



        陈姨娘下意识保证:“不赖你,是我自己主动打的,我心甘情愿,只求你能饶恕我这一回!”



        看到她清秀的小脸已经肿起了老高,老嬷嬷也见好就收。



        她顿住脚步道:“你别打了,不管如何,既然你进了这思过院,就该遵从侯爷的命令,可不能再偷懒!”



        陈芝兰苦涩点头:“好,我这就去抄写!”



        看到她乖乖又爬到书案前做好,老嬷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陈芝兰恨极了,她原本还想着战老夫人会派人前来救她脱困,哪成想,闹腾那么久,连个人毛都没有出现。



        世子和祖母是不管她的死活了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