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惊险

        殿内十分空旷,却独独燃了一个香炉。



        甜香四溢,沁人心沛。



        小侍女战战兢兢的开口:“不知道阎夫人的衣裳放在哪里呢,奴婢可以帮你去拿!”



        林怡琬左右环顾了一眼,瞧着低垂的暖账若有所思。



        她懒洋洋回答:“就在外面侯府的马车上,旁边有嬷嬷看管,你过去问一问即可!”



        小侍女连忙点头:“好,奴婢这就去!”



        话音落下,她转身就匆匆离开。



        林怡琬感受到体内有一股无法压制的渴望不断袭来,顿时唇边就勾起一抹冷笑。



        竟敢给她用这种脏药,真是该死!



        她再没迟疑,迅速拿了一枚解药塞在嘴里。



        但是面上,她却不满嗫嚅:“怎会这么热呀?”说完,就顺手解开了外衫。



        她眼角的余光朝着暖帐看过去,果然就看到有男子的青色靴子。



        她用力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狡诈。



        来吧,本姑娘还可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吆!



        她曲指一弹,就有药丸落到了香炉里面。



        浓烈的香气扑鼻,顿时引得殿内之人热血涌动。



        原本躲在窗户之外的苏子凝隐隐有些着急,她不解说道:“郡主殿下,怎么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殿内还没有动静传出来啊?”



        新雅郡主不满瞪向她:“你懂什么,就算是干柴烈火,也得有个铺垫吧?再等等!”



        片刻之后,殿内顿时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



        紧接着就是惹人遐想的声音钻进她们的耳朵,让她们瞬间耳红心跳。



        新雅郡主忍不住开口:“还别说,这战玉还挺生猛,若是战义候看到殿内那一幕,岂不得气死啊?”



        苏子凝脸色也红的不像话,想要凑近了听,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



        新雅郡主迅速开口:“差不多了,我去叫人,你在这里守着,待会咱们就来捉当朝侯府夫人勾引她好大儿的奸!”



        苏子凝痛快极了,好像已经看到林怡琬被万人唾弃的模样。



        她连忙点头:“郡主殿下,你快去快回!”



        几乎是新雅郡主刚走,殿内就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影,直接把苏子凝给打晕了过去。



        此时新雅郡主完全不知殿内情况,她快步跑到花园里面,大声说道:“姑母,你有没有看到战义候?我刚刚从客殿那边出来的时候,听到阎夫人一阵又一阵的痛呼,也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怎么啦!”



        长公主面色骤变,完了,林怡琬真出事了。



        这可如何是好?



        恰巧战阎已经带着不少世家贵子来了,他不解询问:“公主殿下,怎么了?”



        长公主还不及回答,新雅郡主就率先开口:“侯爷,你家夫人身体不适,你赶紧去看看吧,她也不知道伤到了那里,正疼的嗷嗷直叫呢!”



        战阎心头一跳,迈步就朝着客殿方向快步走去。



        长公主也连忙跟上,她还低声安抚:“你先别着急,只怕这件事情是琬琬早就安排好的,她刚刚去客殿的时候,特意没让我派人跟着,她自己的侍女也没带上!”



        战阎拧了拧眉心,脚步却并没有放慢。



        众人跟在他们的身后,各自脸上都闪烁着好奇的神采。



        新雅郡主嘴边噙着得意的笑容,林怡琬很快就要成为京中人人厌弃的浪荡,妇了。



        胆敢众目睽睽之下勾引自己的儿子,这是被人诛杀的大罪啊!



        就算她不死,她以后再也抬不起头做人了。



        只要她将战玉掌控在手中,何愁那些好东西不乖乖送到她的面前?



        尤其是那雪妮敷面!



        简直是馋死了!



        用在成嬷嬷那张老脸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唯有她当朝最受宠爱的新雅郡主才有资格!



        只是为什么没见到苏子凝那个蠢货?不是让她在这里等着吗?



        就在她环顾左右寻找的时候,耳边就传来长公主愤怒的声音:“是谁在殿内苟且?青天白日之下,到底何人狗胆包天?”



        就连战阎也是怒不可遏,他已经听到殿内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



        不,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听到了!



        那些贵女连忙害羞的垂下头,但是耳朵却支棱了起来。



        天哪,这也太出格了吧,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在公主府做这种事情?



        到底是谁呀?



        新雅郡主下意识捂住嘴巴,脸上满是无法置信。



        她颤声说道:“姑母,我记起来了,之前阎夫人就是来这座客殿更换衣裳的,该不会是她吧?”



        轰,一句话犹如烈火烹油,直接在人群中炸了开来。



        不少贵女纷纷低声议论:“这位阎夫人可真不要脸,刚刚嫁进侯府,就给这位身患隐疾的侯爷头上种下青青草原了!”



        另外一人也紧跟着附和:“是呀,她之前还装的多受委屈,好像那位侯府公子负了她,原来她才是最下贱的那一个!”



        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传进长公主的耳朵,气的她面色雪白。



        只是她明白,战阎还没说话,她就不能吭声。



        恰在此时,那些前来参加宴会的世家贵子也聚了过来,其中就有苏子晟和当朝御史府的公子,京城第一才子杜无双。



        他不解询问:“咦?之前不是还见到侯府公子战玉的吗?怎么这会反倒是没见到他了?”



        苏子晟故意拔高了声音询问:“谁见过侯府公子战玉啊?”



        一时间全场寂静,每个人脸上都满是兴奋和震惊!



        此时她们各自脑海里面皆是来来回回盘悬着一句话,那就是殿内苟且的竟然是侯府夫人和她的继子?



        这么无耻的吗?



        浸猪笼都是轻的,必须得千刀万剐。



        许是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苏子晟对上战阎那双冷厉的双眸道:“侯爷,请你原谅微臣的一时冲动,兴许令郎有事离开了,而他并没有告知我们呢?”



        杜无双显然也听到殿内传来的异常声音,他皱眉说道:“世风日下,什么人胆敢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肮脏事,必须要把他给揪出来,狠狠惩治!”



        说完,他快步走到长公主面前道:“请长公主下令撞开殿门,以免这桩肮脏事连累了您的名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