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交锋

        她用力咬了咬牙,快步走到林怡琬面前磕了一个极其敷衍的头,并迅速站起。



        她愤恨瞪向战阎:“我已经磕完了,这下你满意了?”



        战阎挑眉:“本候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只简单的一句话,让新雅郡主几乎崩溃!



        她明明都已经磕过了!



        战阎还想羞辱她!



        他大胆!



        她再没迟疑,迅速向长公主告状:“姑母,你任由他战阎欺辱我吗?”



        长公主又不是傻子,她何尝看不出来,苏子凝就是个背锅侠呢?



        杜鹃哪儿来的胆子对小宝下手,还不是新雅郡主指使的?



        她不动声色的开口:“我也的确没有看到和听到,新雅,做错了事,就该赔礼道歉,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准则!”



        新雅郡主气的眼前一阵阵晕黑,她算是看明白了,长公主这是跟战阎同仇敌忾了。



        好,都等着!



        她早晚要把这份羞辱全都给她们还回去!



        战阎就能保证一直都护在林怡琬身边?



        只要被她抓到机会,她就会折磨的林怡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迅速将满腔的憎恨用力咽了回去,艰难跪在林怡琬面前,大声喊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胡乱污蔑你,希望你能原谅!”



        对上她那双怨毒的眼睛,林怡琬倒也没有半点的不安。



        自打新雅郡主开始算计她的那一刻起,两人之间就已经结下了死仇。



        重活一次,她何必再让自己活的憋屈,怕这怕那呢?



        而且她还知道忠勇王是个有野心的,前世的时候,战阎之所以频上战场,就是因为他跟外敌勾结,把他这头猛虎调出京城。



        唯有这样,他才能轻易的掌控朝堂,并软禁当朝皇上!



        后来他有没有造反成功,林怡琬并不知道,因为她已经死了。



        只不过,这一世,战阎是她的夫君,所以她不能再让他去上战场,她要让忠勇王的野心早点暴露。



        她旋即眼圈红红的看向战阎:“夫君,我受这点委屈没什么打紧,也幸好我及时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并把小宝给误打误撞的救活了,否则,明年的今天,你就得去坟头哭我了!”



        战阎勾了勾唇角,行,他家小妻子是觉得磕个头还不够,她想要更多。



        也是,但凡今天罪名做实,小姑娘就算不丢命,只怕也囫囵不了。



        他沉着脸说道:“郡主殿下,本候思来想去,单单磕头道歉不够弥补我夫人的心灵创伤!”



        新雅郡主猛然瞪大了眼睛,她几乎都要气的破口大骂。



        战阎是真的狗啊!



        她都已经忍着屈辱下跪了,他还想要怎样?



        她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依照侯爷的意思,如何能弥补你夫人心灵上的创伤?”



        战阎拢着袖子开口:“京郊的黑林山据说是在忠勇王的名下?不如郡主殿下做主,把这座山赔给本候?”



        新雅郡主还不及说什么,门口就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战义候好大的胃口,本王的黑林山也想吞,你就不怕撑死?”



        话音落下,就见威风凛凛的一名魁伟男子快步走了进来,看着战阎的一双眼眸带着凛冽的杀气。



        新雅郡主顿时嚎啕起来:“父王,你可来了,女儿差点被他们给欺负死了!”



        忠勇王连忙将她抱在怀里安抚:“别怕,父王来了就给你做主,刚刚哪个让本王的女儿受了委屈,本王绝不会放过!”



        他凌厉的视线扫视全场,惊得众人全都瑟缩的后退几步。



        战阎倒是依旧不为所动,面色依旧镇定从容。



        忠勇王率先向长公主发难:“长公主,新雅前来参加你的宴会,你非但没好好的照顾她,还让她受了委屈,你作何解释?”



        长公主都要气笑了,好一个倒打一耙的兴师问罪。



        她不满反驳:“忠勇王,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好女儿做了什么事情?她的侍女跟外人勾结差点毒杀小宝这也就罢了,她还蓄意污蔑侯夫人!”



        忠勇王无所谓的说道:“侍女直接杖毙就可,什么小宝,不过是个畜生,你若是喜欢,本王再寻七个八个赔给你,至于污蔑侯夫人,本王倒是好奇,战阎什么时候娶妻了?你不是不能人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面色骤变。



        他们似乎已经感受到空气中弥漫而出的针锋相对,以及令人胆寒的杀意。



        他们害怕极了!



        放眼整个京城,也只有这位混不吝忠勇王才敢把战义候的隐疾摆到明面上说吧?



        战阎半点都没有羞恼,像是听到了一句随便问候的话那般,他温润开口:“本候娶妻也是近两天的事情,因为比较仓促,所以就没有大肆宣扬,王爷日理万机的,如何能注意这点小事呢?”



        忠勇王眼皮子一跳,拢在袖子里面的拳头霍然握紧。



        谁都知道他是闲散王爷,平日里除了提笼架鸟之外,再无其他的爱好。



        偏偏战阎说他日理万机,这就有些敲打的意思了。



        他可是跟皇上一个战壕里面爬出来的过命兄弟,难不成他们都已经看穿了他的伪装?



        哪怕内心鼓跳如雷,面上他也装作一副平淡不羁的模样。



        他嘲讽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京中那位贵女这么勇猛,不顾你不能人道,也要嫁给你!”



        待看到林怡琬,他霍然震惊:“哎吆,这不是你儿子的未婚妻?你这是抢了自己的儿媳妇?战义候啊,你怎能做出这样违背人伦的丑事,你就算再想成亲,也不该祸祸人家林太医的外孙女啊!”



        他顿了顿又道:“我手里有十个八个的歌姬,可以送给你,不但能给你的后宅添些热闹,还能帮你纾解身体,毕竟她们对那些事,可是驾熟就轻,保管你满意!”



        不得不说,这句话已经实属无礼了。



        就连长公主听的也面色青白难看,忠勇王实在是太过分。



        林怡琬却已经缓缓开口:“既然忠勇王提起来了,那么臣女也就借着这个机会澄清一下,之所以大婚当天改嫁侯爷,是因为侯府公子已经跟陈芝兰早就私相授受!”



        她嘲讽的勾起唇角,那眼底的轻蔑,更是让战玉抬不起头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