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等等

        战阎毫不犹豫回答:“扛!”



        不多时,身上卷了个锦被的药老就被扔到了他的面前。



        药老骂骂咧咧:“影一呢?侯爷,你能不能把他赶紧换回来?我实在是受不住影魂,他差点没把老夫的一把骨头都给颠散了架!”



        影魂躲在外头弱弱解释:“属下不是想让药老赶紧给侯爷看看吗?他已经走了快半个时辰了,脚底板子都快要磨出火星子!”



        药老也顾不得责怪影魂没轻没重了,只关切的看向战阎:“你咋啦?哪里不舒服?”



        战阎迅速关紧门窗,面色青白的开口:“药老,这次泡过药浴之后,我感觉太难受了!”



        药老审视的目光往下,不由得发直。



        他颤声道:“我的乖乖,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比昨天还要厉害啊!”



        战阎拧紧眉心,可不是厉害啊,他都快难受半个时辰了,疼的很!



        药老忧心忡忡的开口:“你这种情况,应该跟你夫人说啊,我不好给你胡乱用药!”



        战阎为难,他哪里好意思跟小姑娘说。



        光她那双调侃且灿亮的眼睛,就让他十分受不了。



        他咬咬牙:“你先给我缓解一下,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药老将脑袋摇成拨浪鼓:“没有办法缓解的,这是你夫人好不容易给你治出来的,不如侯爷先念念清心咒,看看管用不?”



        战阎忙不迭催促:“赶紧给我找一本清心咒出来!”



        影魂和药老在书房来回翻腾,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耳边就响起战阎复杂的声音:“不用找了!”



        药老猛然回头,就看到战阎再无异状了。



        他忍不住夸赞:“牛啊,这次怎么也得持续了一个时辰吧?”



        战阎面色隐隐发黑,他眸光晦涩的开口:“既然持续那么久的时间了,是不是证明我已经恢复?”



        药老认真提醒:“侯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夫还是那句话,再等等!”



        战阎心头十分烦躁,他忍不住瞪了药老一眼:“关键时刻,半点用都顶不了,本候那些药田是不是该收回来?”



        药老讪讪笑道:“别呀,老夫这就回去给你找一本清心咒回来,明天再用!”



        看着他落荒而逃,战阎直接拿了书砸出去。



        待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影魂这才小心翼翼来到战阎面前:“侯爷,盯着老夫人的暗卫前来禀报,说她偷偷进宫去见战贵妃,而且她还把人给带到了忠勇王府!”



        战阎面色骤变,放在书案上的手指也霍然收紧,他凝眉询问:“确定她带出来的是战贵妃?”



        影魂重重点头:“影四说那女子虽然做宫婢打扮,但是从身形,以及走路姿势上来看,的确是贵妃娘娘无疑!”



        战阎眼底闪过一抹寒芒,他冷声呢喃:“她们好大的胆子!”



        影魂下意识询问:“侯爷,咱们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皇上?”



        战阎深刻明白,妃嫔连夜出宫,此乃大罪。



        战贵妃竟然顶风作案,着实作死!



        哪怕是他的妹妹,他也绝不护着。



        他沉声说道:“给战贵妃身边的眼线送消息,让她时刻盯着,看看她到底跟忠勇王达成了什么协议!”



        影魂领命离开,而第二天就传出忠勇王碍于战老夫人上门恳求,直接把战玉放回梧桐巷子的消息。



        林怡琬倒也并没有意外,毕竟战玉和战老夫人狡诈多端,各种肮脏的手段也层出不穷,指不定又用什么歪主意逃过一劫呢。



        她正准备打算回去林家探望舅舅一趟,听说他已经回去大理寺当值了。



        刚刚走到内院门口,就看到管家面色焦灼的跑来:“夫人,你快去看看吧,老夫人在外头正闹腾呢!”



        林怡琬惊讶:“她闹腾什么?”



        管家晦涩开口:“昨夜她的院子不小心被烧了,侯爷下了命令,就让她先别回来侯府,她非不听,就在侯府门口哭天抢地,如今整条锦鲤大街的贵人们都跑出来瞧热闹!”



        林怡琬嘲讽的勾起唇角,战老夫人这是出府容易,回府难啊!



        既然如此,那她也得遵从夫君的决定不是。



        她迅速吩咐管家:“老夫人院子里面还烧剩下什么?你赶紧收拾出来,抬到门口去!”



        管家沉吟:“库房倒没烧,是不是也收拾库房呢?”



        林怡琬毫不犹豫打断:“收拾库房做什么?那是侯府公中的东西,她不能带走的,就只仅限于她的院子!”



        管家古怪开口:“就只剩下一个残破的拔步床了!”



        “搬,赶紧搬!”林怡琬一声令下。



        此时坐在门口的战老夫人别提多恼火了,她怎么都没有料到,她昨夜离开侯府之后,竟然被烧了家。



        她就不信那是意外,定然是战阎故意报复她,恼恨她跟战玉定下祸水东引的毒计妄图在皇寺将林怡琬活活给烧死。



        果然是个黑心肝的白眼狼,为了一个贱丫头,连她这个母亲都往外赶。



        他可真阴狠!



        不过,她是绝不会让他如愿的,再怎么说,她都是他的母亲,她就算犯下天大的错处,他都不能将她赶出侯府。



        眼看着贱丫头已经带着人来了,她迅速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看上去眼泪汪汪可怜又狼狈。



        她悲戚开口:“怡琬,母亲不知道到底哪里惹怒了侯爷,竟然让他将我这老婆子给拒之门外,我是他的母亲啊,他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对我?”



        林怡琬面上寒意翻涌,这老太婆上来就给战阎扣上个大不孝的污名,她可真歹毒。



        她毫不犹豫的开口:“老夫人,瞧你这话说的,明明是你担心战玉,非要大半夜离府前去梧桐巷子那边住着,说是想办法将他从忠勇王府救出,怎么又反诬是侯爷把你赶走的呢?你这般败坏他的名声,他不是你亲生的啊?”



        只一句话,就让战老夫人面色苍白,哑口无言。



        她死死握紧帕子,眼底满是不安和慌乱。



        林怡琬转头看向围观的众人道:“诸位眼睛都是雪亮的,老夫人心疼那个养孙,大半夜不顾辛劳的前去搭救,甚至因为走的太急,把自己院子里面的烛火都给忘了熄灭,造成院子起火,就只剩下她屋里的半拉拔步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