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唐突

        =林怡琬抱着胳膊坐在椅子上:“为什么我不能来?我身为你的医者,你竟然背着我泡药浴?你属实有些不尊重人了!”



        战阎迅速解释:“没有,不是夫人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不想麻烦你!”



        林怡琬嗤笑一声:“我看你不是怕麻烦我,而是在躲我吧?快说,我到底哪里做的让你不满了?夫妻之间绝不能有任何藏着掖着的隔阂,不然会同床异梦的!”



        不过是同床异梦四个字,就让战阎腰间突然涌起了一股子强劲的渴望。



        他下意识低头看下去,好家伙,简直是不能直视!



        他猛然就整个没进水中,再不敢面对林怡琬。



        她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怎么了呢,连忙上前用力抓住他的肩膀呼喊:“夫君,你快出来!”



        由于她的力气太大,直接把整个浴桶给拽倒了。



        随着哗啦巨响,战阎整个就连人带水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陌生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动都不敢动。



        她一张俏脸都已经红的不像话,一双眼眸也更是灿亮的犹如天边的星子。



        两人互相对视着,周遭都像是突然静止那般。



        许久之后,林怡琬伸手推了推他:“夫君,你能不能先起来,我骨头都快要被你压断!”



        战阎下意识往上挪了一下,结实的心口猛然就撞上了她。



        “呜!”她下意识闷哼一声。



        一股子陌生且难受的感觉骤然钻进她的脑海,她毫不犹豫的用力勒紧了他的腰。



        战阎忽地失笑:“不是我不肯起来,是你抱着不撒手!”



        林怡琬顿时羞惭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刚想要松手的时候,他突然低下头,试探的碰了一下她的唇。



        她整个人僵住,半点都不敢动弹。



        饶是她已经看过秘戏图,但是前世今生,她并没有真正正体验过夫妻是该如何做的。



        她感受到战阎的悸动,就学着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回应。



        许久之后,她才用力将他推开,满脸委屈的说道:“我,我有些透不过来气!”



        战阎眼底的笑意没有半点的遮掩,他迅速起身,并拿了干净的锦布将她整个包了起来。



        她缩在里面,小小的一团,只露出那双灿亮的眼睛越发显得古灵精怪。



        战阎帮她擦拭着头发,忍不住开口道歉:“对不起,刚刚唐突了夫人!”



        她随着他的动作一摇一摆的,嘴里还不断咕哝:“不算唐突啊,咱们原本就是夫妻,就算再有更亲密的事情,也天经地义!”



        战阎浑身一僵,有些试探的询问:“琬琬,如果我一直不可以,你是不是还会留在我的身边?”



        林怡琬凝眉瞪他:“为什么不留?”



        他讪讪开口:“因为我年纪大,而且我还不如别人有才,我不过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兵痞子罢了!”



        林怡琬顷刻间明白过来,原来他的别扭是在这里呢。



        就因为她夸了凌风?



        他可真是个敏感又小气的男人呢!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道:“战阎,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自打嫁给你的那天起,我就是你的夫人,不管你有没有隐疾,不管你年纪大不大,你终究都是我林怡琬的夫君!”



        一句话让战阎心口砰砰跳的厉害,他用力箍住她,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她。



        她这次学聪明了,竟然还开始主动了。



        就在两人难舍难分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影魂有些颤抖的声音:“侯爷,皇上派人请你尽快进宫,说是有要事详谈!”



        林怡琬这才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道:“夫君,皇上让你进宫呢!”



        战阎眉心处隐约闪过一抹不耐,头回觉得皇上不懂事了。



        他这才刚刚跟小丫头进了一步,还没好好体会享受呢,他就跑来煞风景。



        他很想找个理由拒绝!



        察觉到他的暴躁,林怡琬赶紧规劝:“他这个时候找你,定然是因为梅家的事情,只怕忠勇王进宫去给他施压了,万一你不在场,就会有变数!”



        战阎眼底闪过一抹戾气,该死的忠勇王。



        害他不能再继续亲琬琬,他得记上这一笔。



        他迅速起身,拿过衣裳穿妥。



        看着他意犹未尽的模样,林怡琬忍不住安抚:“夫君,我们来日方长!”



        战阎忽地笑起来:“夫人说的对,来日方长!”



        他再没犹豫,转身快步离开。



        待他的身影消失之后,林怡琬这才赶紧让玲儿帮着她去干净的衣裳回来。



        由于前院书房是战阎处理公务的地方,并没有准备她的衣裳。



        就在她等着的功夫,后院楼老夫人的房间里面,战老夫人正凝眉盯着她。



        她恶狠狠的开口:“战阎刚刚离开侯府,这是个好机会,咱们绝不能再错过了!”



        楼老夫人为难说道:“还是别了,我们都栽了多少回,你怎能保证这次就成功?”



        战老夫人怒声呵斥:“你真是个胆小鬼,那个贱丫头很快就动到你头上来了,你每月不是要拿不少银子贴补你的小面首?”



        楼老夫人面上闪过一抹心虚,用力咬着唇也不吭声。



        战老夫人伸手用力推了推她:“只要我能重新回到侯府,何愁你手里没银钱可用?”



        楼老夫人犹豫片刻才缓缓摇头:“可我舍不得我的小面首,他那么乖巧,万一没成功,战阎会要他的命!”



        战老夫人迅速打断:“不会,这次我拿来了十分烈性的药物,但凡她闻到之后,就软成一滩水了,还不是由着你的小面首为所欲为?”



        楼老夫人依旧担心不已:“那么事后呢?战阎撞破之后,会不会打死他啊?”



        战老夫人面上闪过一抹不耐,她咬牙提醒:“你的小面首咬死了是贱丫头勾引他,并约了他来侯府的时候,他能有什么事儿?再说了,这偌大的京城,四条腿的汉子不好找,英俊潇洒的小面首还不是比比皆是?只要你有钱!”



        楼老夫人眼底挣扎闪过,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让他过去!”



        战老夫人先是用野猫将紫儿和玲儿给引走,接着才让那名小面首拿了点燃的香炉朝着前院书房快步走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