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毁灭

        她垂下头没再吭声,但是眼底的杀意却遮掩不住。



        她原本可以否认瓷瓶是自己的,然而,她的好父王却亲口坐实了她的罪名!



        她死死咬紧薄唇,任由血腥灌了满嘴。



        这时候盛安帝已经搀扶着战贵妃走到了几人的面前,他冷声道:“忠勇王,朕要严惩新雅你可有异议?”



        忠勇王用力握紧拳头:“没有,但凭皇兄处置!”



        新雅郡主浑身颤了颤,委屈的泪水迅速涌出。



        从前,她有母妃护着!



        可现在母妃死了,父王已经半点不在意她了!



        既然这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来吧,一起毁灭!



        她用力咬了咬唇,喉咙里面的鲜血让她眼底染满狰狞。



        盛安帝冷冽开口:“新雅郡主乖张狠毒,自此之后,剥去郡主封号,前去皇寺落发修行,终生不能踏出半步!”



        忠勇王瞪向新雅郡主:“还不赶紧谢谢你皇伯父留你一条性命?”



        新雅郡主乖巧说道:“多谢皇伯父,新雅给你磕头了!”



        她恭敬的跪在地上,行了大礼。



        盛安帝毫不犹豫的开口:“你还要谢谢贵妃,如果不是她给你求情,凭着你的罪过,朕就该要了你的命!”



        新雅点点头,跪爬到了战贵妃的脚边。



        看到她躬身跪在那里的瞬间,林怡琬后背突然一沉。



        她用力抓住战阎的袖子低声提醒:“她要搞事了,你救不救贵妃?”



        战阎凝眉吐出两个字:“不救!”



        话音落下,就见原本该磕头的新雅猛然狠狠撞向了战贵妃的肚子。



        “嘭!”两人双双摔倒在地上。



        新雅就像是疯了那般,疯狂的扬起拳头砸向战贵妃的肚子:“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死?你怎么不死?”



        战贵妃疼的脸都白了,她嘶声大喊:“救,救命,快救救我啊!”



        盛安帝竟是都没有忠勇王反应的快,他迅速冲过来,直接将新雅给踹出去老远。



        她爬起来,鲜血顺着她的唇角不断往外涌出,她仰头哈哈大笑:“你得不到,你什么也得不到!”



        忠勇王肝胆俱裂,他迅速呵斥:“来人,堵住她的嘴!”



        几名侍卫冲过来,直接用锦布塞住新雅的嘴巴,让她再也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此时战贵妃已经哀嚎起来:“皇上,臣妾的肚子好疼啊!”



        盛安帝还不及开口,忠勇王倒是已经先喊了起来:“御医,快点给贵妃娘娘护胎!”



        御医快步上前,倒是把盛安帝给拱的没地站了。



        他拧了拧眉心,转头看向满身狼狈的新雅,以及面色冷清的战阎,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快步冲到战阎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朕?”



        战阎不答反问:“你觉得这里是谈话的地方?”



        盛安帝此刻满肚子的疑问,可也明白,人多眼杂。



        再加上疼痛难忍的战贵妃不断哼唧呼喊:“皇上,你快来看看臣妾啊!”



        他用力甩了甩袖子,这才来到战贵妃面前。



        他再没有像从前那般心疼的呵护,而是沉着脸开口:“忠勇王,你今天接二连三的救下贵妃,你说让朕奖赏你点什么才好?”



        忠勇王心不在焉的回答:“臣弟什么赏赐都不要,是臣弟的女儿害了贵妃,臣弟愧对皇兄!”



        听到愧对两个字,盛安帝只觉得十分讽刺。



        御医用尽办法,也没能让战贵妃止疼。



        不过片刻,就已经有血迹从她的裙底不断往外渗出。



        忠勇王瞳孔剧烈收缩,他急切哀求:“皇兄,御医的法子不顶用,不是侯夫人医术精湛吗?你快些让她给贵妃止血护胎啊!”



        盛安帝拧了拧眉心,就听到战贵妃颤声说道:“皇上,求你想办法救救咱们得孩子啊,他,得来不易!”



        听到这句话,盛安帝藏在袖子里面的拳头霍然握的死紧。



        他凝声道:“侯夫人,你过来给贵妃看看!”



        林怡琬慢腾腾挪到盛安帝面前,深刻感受到了他的死亡凝视。



        她真的是吓死了!



        妈呀,让她原地消失好不好?



        给他脑袋上种草原的又不是她,干嘛要这样瞪她!



        她正打算给战贵妃查看伤势,就听到忠勇王在旁边幽幽开口:“侯夫人,你可要尽心尽力,贵妃是侯爷的亲妹妹,只有她好,你们才能好!”



        林怡琬都要气笑了,忠勇王这是有多彪?



        这个时候他撂狠话,他是唯恐盛安帝不怀疑啊?



        显然,忠勇王也察觉到自己的说辞有些欠妥当。



        他急切解释:“皇兄,臣弟只是想替新雅弥补错处!”



        盛安帝意味深长的开口:“事已至此,有些错处怕是已经再也弥补不了!”



        林怡琬可不管两人打什么机锋,她得先看看战贵妃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伸手为她诊脉,却被她死死抓住,她急急喘着粗气道:“无论如何,你都要护着我这一胎,我好不容易有子傍身,绝不能毁在你的手中!”



        林怡琬挑眉:“怎么是毁在我的手中?不是新雅推的你?”



        战贵妃耍赖:“我不管,只要你救不了我,你就是罪魁祸首,我大哥也会对你心生芥蒂,我们战家人,都要怨怪你!”



        林怡琬心说,你大哥才不会!



        他绝不想让你生下这个奸情得来的孩子,那样会让整个战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煞有介事的认真说道:“贵妃娘娘,我实在是没办法给你护胎止血,因为你伤的太重了!”



        战贵妃用力摇头:“不可能,林怡琬,你就是故意的,你根本就不想救我,凭什么你能给皇后护胎丸,而不肯给我?”



        她声音嚎的极大,让已经退去凉亭那边的忠勇王也听的清清楚楚。



        他几乎是一个箭步冲到皇上面前,他咬牙说道:“皇兄,你快命人去找皇后要护胎丸,你不能不顾贵妃的死活!”



        盛安帝阴沉的目光陡然落在他的身上:“朕已经说过,此事严惩新雅,跟你没有关系,你何必再上蹿下跳,你这般重视贵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怀的是你的孩子!”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