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意外

        手腕子又酸又疼,她委屈的几乎都把唇瓣咬出了血。



        她暗自呢喃:“都等着吧,我陈芝兰既然进了这侯府,就会成为人上人,但凡欺负我的,我都要狠狠报复回去,让你们跪在我脚下摇尾乞怜!”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她不敢再拖延,连忙收敛心思继续抄写。



        林怡琬醒来的时候,战阎都已经练了一趟拳回来。



        他刚刚沐浴过,松散的寝衣依旧无法掩饰住他高大且强壮的身形。



        林怡琬看的有些感慨,就凭着他这样貌,这身形,这地位,哪怕就算身有隐疾,也应该是不少女子的倾慕对象吧?



        怎么她前世今生都没有听说过他跟哪个女子有瓜葛呢?



        战阎正在用锦布擦拭发丝,听到床榻那边没有动静,忍不住下意识看向那个仔细端详他的小脑袋:“你在想什么?”



        林怡琬不假思索的开口:“我在想,白瞎了我夫君这般好的身形,你可真强壮!”



        刚进门就遭受了虎狼之词的战阎险些没有站稳,他觉得小姑娘有些过分了。



        他不由得拧紧眉心提醒:“夫人,你大早上就要戏弄本候?”



        林怡琬眨眨眼睛:“我没有戏弄你啊,难道在你们侯府连说实话都不行吗?那我说你是丑八怪,你真虚弱,你爱听?”



        战阎下意识抿紧薄唇,他是不想听!



        他只得及时转移话题:“夫人,你还不起来吗?咱们今天要去林家回门!”



        林怡琬惊呼一声就钻出被窝,她拍着额头道:“你怎么不早说,可不能让外祖父和小舅舅等着啊!”



        战阎看到她松松散散的衣裳,忍不住别过视线道:“我收拾好了,先去马车上等你!”



        林怡琬就在他后头喊:“夫君,你让玲儿赶紧进来给我梳妆啊!”



        听到她娇嗔的在喊他夫君,他只觉得心口甜滋滋的。



        他坐上马车之后,就看向抱剑而立的影一:“你说小姑娘都喜欢什么礼物?”



        影一都愣了,侯爷是如何有勇气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呢?



        侯爷单多久,他就单多久啊!



        现在侯爷有媳妇了,他依然还单着!



        他哪里知道小姑娘喜欢什么礼物啊?



        真难为死他了!



        战阎也察觉到他抓耳挠腮,急的满头冷汗的模样。



        他失笑道:“本候真是犯蠢了,你一个从死士营里面出来的毛头小子懂的什么呀!”



        影一不如蒙大赦,他抬手擦了擦额头道:“属下虽然不知道小姑娘喜欢什么,但是侯爷可以去问问左相李煜,他可是咱们当朝有名的风流玉相,据说红颜知己有不少呢!”



        战阎点点头:“嗯,等在宫里碰到李煜的时候,我会问他的!”



        话音刚落,就见林怡琬已经被玲儿扶着走了出来。



        她身穿绯色锦衣,梳着端庄的妇人发髻,再佩戴着价值不菲的珍珠头面,只彰显的华贵又不失俏皮。



        他忍不住眯眼笑起来,在他印象里,她还是娇俏的小姑娘呢。



        却没想到,一晃眼,竟是出落得如此楚楚动人!



        林怡琬坐在他身侧不自在的开口:“我说不戴这珍珠头面,玲儿非要往我脑袋上按,好重啊,压得我脖子都酸,夫君快帮我拿下来!”



        战阎下意识回答:“很好看啊!”



        林怡琬忍不住催促:“我不要好看,我只要舒服,大不了待会到林府的时候,你再帮我戴上呀!”



        战阎没再拒绝,凑到她身边就要取下头面。



        哪成想马车猛然启动,让他一时间没有坐稳,整个人就直接下意识往前扑,将她直接压在了车壁上。



        清甜柔软的触感袭来,让战阎有些懵。



        这是什么呀?这么好吃?



        嗯,很想再尝尝!



        出于本能,他非但没有退开,甚至还往里探了一下。



        林怡琬好看的眼睛猛然瞪大,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不是身有隐疾?



        怎么还亲她呢?



        而且还愈发的放肆!



        难不成,他有反应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手就往下头抓去。



        战阎迅速反应过来,急忙撤回身体,面色有些慌乱的道歉:“对不起夫人,我唐突你了!”



        说完,他就厉声训斥:“怎么赶车的?下次再这么毛躁就换人!”



        “属下知错!”外面响起车夫唯唯诺诺的声音。



        林怡琬艰难坐起来道:“不过是意外,夫君不要放在心上!”



        战阎英俊的容颜上像是着了火,偏偏他又躲不开林怡琬的视线。



        直到他发现她的口脂缺损了一半,不由得更加自责。



        肯定是他刚刚给蹭掉了,这可如何是好,到了林府怕是要闹笑话。



        他迅速开口:“你带了口脂吗?可能刚刚不小心给弄掉了,需要重新再补一补!”



        林怡琬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下意识就去看他的薄唇,果然就发现红艳艳的一片。



        她不由得大笑:“夫君,把你嘴上的还给我呗?”



        “林怡琬!”战阎刚毅的面容上染满惭色,情急之下,连名带姓的叫她。



        她连忙开口:“不逗你了,我没带口脂,不如用锦帕全都擦拭干净吧,这样也看不出来!”



        战阎就拿了锦帕递给她,她接过在嘴巴上接连蹭了几下,确定没有之后,她又递给他:“你也擦擦!”



        他理所当然的接过,擦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她刚刚用过的。



        清香娇软!



        思及此,他的后背上猛然窜出一股子无法控制的热意。



        那种躁动让他很难受,让他面色都有些涨红。



        林怡琬看出他的不对劲,急忙询问:“夫君,你身体不舒服吗?”



        战阎哑声回答:“没有,我喝些冷茶降降燥就好了!”



        林怡琬迅速端了冷茶递给他,他仰头直接灌下。



        片刻之后,他面色恢复如常。



        而林府也到了,这次车夫学乖了,直接提醒:“侯爷,马车就要停下了!”



        战阎伸手给林怡琬整理了一下有些歪斜的珍珠头面,确定并没有失仪之处之后,这才搀扶着她走出马车。



        林太医亲自在外面候着,看到他满头花白的头发,林怡琬陡然觉得鼻头酸涩起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