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彻查

        听到桑锦棉三个字,众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那可是皇室才配使用的高等锦棉啊!



        都说林太医极为宠爱这个自幼孤苦的外孙女,看来所言不虚,竟然连贴身小衣都用这么金贵的布料。



        说是寸布寸金都不为过,况且只怕有钱也买不到。



        因为这是江南贡品!



        站在人群中的战朵儿更是嫉妒的双眼发红,不过是个卑贱的蠢货,有什么资格使用如此金贵的布料?



        只要能让她净身出户,那么她带过去的所有丰盛嫁妆就会落入她这个战家唯一的大小姐手中。



        她用力握紧拳头,眼底满是势在必得。



        这时候绣娘子又开口:“这件小衣除了布料作假之外,还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漏洞,那就是我绣的针法跟别人不同,别人都是从内到外绣,我是从外到内绣,打结处都在最中间的花蕊处,诸位如果不信,有从绣房买过衣裳的,可以自行检查!”



        紧接着就有夫人惊声说道:“绣娘子说的没错,她绣的花样子都是在花,心处打了结!”



        另外一人也跟着附和:“我的也是!”



        越来越多的赞同声让书生满头冒出冷汗,他心说不就是一件贴身小衣吗?哪儿来的这么多门门道道。



        就在他心头恐慌的时候,战阎冷冽的声音猛然在他耳边炸开:“既然有绣娘子作证,那么就坐实了你污蔑当朝侯府夫人的罪名,你还有什么话说?”



        书生白着脸争辩:“这件小衣就是两年前林姑娘亲手所赠,我绝没有说谎!”



        绣娘子诧异瞪大眼睛:“什么?你说这是两年前的针脚?这不能啊,这明明是刚刚绣出来的,而且手艺还很粗糙,连线头子都没处理好!”



        她冲着人群大喊:“有没有绣活好的夫人和贵女啊,都出来看看,以免我一人判断,有失偏颇!”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就有几名热心的贵夫人快步走了出来。



        她们将小衣拿在手里仔细摩挲之后,这才说道:“绣娘子慧眼如炬,这的确是刚绣出来的,都没有浸过水!”



        书生吓得浑身颤抖,想要逃走,但是却悲剧的发现双腿根本就已经站不起来。



        就在他踌躇犹豫的时候,战阎却凑在他耳边道:“你最好赶紧说实话,否则,你该知道我战阎用什么样的雷霆手段收拾你,你让我夫人蒙羞,承受挖眼割鼻子之刑都是轻的!”



        书生直接崩溃了,他是爱财不错,前提他得有命享啊。



        他还这么年轻,还没有活够!



        他再没迟疑,迅速磕头认罪:“侯爷,小的错了,小的的确是污蔑林姑娘,求你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饶过我这一回吧!”



        战阎沉着脸喝问:“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书生白着脸回答:“我不知道,她见我的时候,蒙着个脸,只说林怡琬进府之后,发卖院中奴婢,很不得人心,让我拿着这东西污蔑她的青白,到时候林家就不得已将她下嫁给我,我就能成为林府的乘龙快婿!”



        “乘龙快婿?”战阎眼底陡然闪过蚀骨的冷意。



        他厉声说道:“影一,既然他还不说真话,那就先去挖了他的双眼!”



        书生吓得大喊:“我想起来了,是一名唇边带了黑痣的老嬷嬷,再多,我真的不知道啊!”



        战阎皱眉质问:“把你带去侯府,你能认出来吗?”



        书生忙不迭点头:“能的!”



        战阎再没迟疑,命令影一把人给绑了,拖上马车。



        他转头看向围观的百姓:“不好意思,有坏心思的奸诈小人刻意污蔑本候刚进门的妻子,还希望诸位给她作证,她是端庄善良的女子,本候能娶了她,是上辈子俢来的福气,这辈子,定然好好疼爱她,不让她遭受半点的委屈!”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震惊。



        这可是当朝有名的冷面活阎王啊,因着身体缘故,他向来不跟女子有任何的接触。



        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孤独终老的时候,却没料到,竟然娶了妻子。



        原本以为他是迫不得已才跟林家一个交代,哪成想,他会心甘情愿?



        回过神的来众人连忙道贺:“恭喜侯爷成亲,希望侯爷和夫人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战阎眸光微暗,白头偕老吗?



        他不敢想!



        只不过当务之急要先把污蔑林怡琬的幕后真凶给揪出来,绝不能让她白白受了这份委屈。



        待他走上马车之后,林怡琬也要跟着上去。



        林太医却叫住了她,他面色复杂的说道:“外祖父有话交代你几句!”



        林怡琬点点头:“你说!”



        林太医踌躇良久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直到怕战阎等烦了,他才飞快说道:“战阎的病,我已经试过各种药材,都没有任何起色,或许你用别的法子刺激一下,兴许会有效果!”



        林怡琬登时愣住,别的法子刺激?



        难道说,这是要让她引诱?



        嗯,晚上试试!



        打定主意,林怡琬这才告别林太医回到马车上。



        战阎好奇的看着她:“外祖父给你交代什么了?”



        林怡琬没有回答,反而给了他一个从上到下的眼神。



        战阎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他怎么有种被恶狼给盯上的怪异感觉?



        看到他面色紧绷起来,林怡琬忍不住打趣:“我外祖父只是说,你在战场上受了不少的苦,让我好好照顾你,瞧把你吓得,那神情活想我要把你给吃掉!”



        战阎晦涩说道:“夫人,别的我兴许给不了你,但是我会在侯府好好护着你,不管是谁算计你,我都不会留情!”



        林怡琬心头闪过一抹温暖,如果,前世的时候,他在府里,她应该就不会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了吧?



        果然,嫁渣男他爹是个正确的抉择!



        两人各怀心思的回到侯府,战阎就命人把府内所有的管事嬷嬷全都给召集起来。



        只不过,二房那边来的只是二夫人,以及她的贴身嬷嬷。



        她尴尬解释:“朵儿昨天就去寺里给老夫人祈福了,寺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不跪个三五个时辰,是不能离开禅室的,她院里的嬷嬷也全都带走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