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醉酒

        她用力咽了咽喉咙:“夫人,你可真好看!”



        林怡琬直接转了个圈,顿时周遭香风四起。



        她姿态妖娆的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眉眼弯弯的开口:“美人配美酒,这世上,还有哪个男人能经得住诱,惑?”



        看到她往外走,玲儿吓了一跳,她着急追上:“夫人,外头冷着呢,你好歹也穿个披风!”



        林怡琬才不肯穿,不然她的心思可就白费了。



        她早就盯准了院子里面种着的那棵歪脖子老桃树了,此时桃花盛开,灼灼其华,正是悦目的好时节。



        她踩着梯子攀上去,懒洋洋的坐在枝丫上。



        起初是想要等着战阎回来诱,惑他的,可是随着几口美酒下肚,她的意识渐渐恍惚起来。



        她越发恣意的躺在花枝间,仰头将最后一滴美酒倒入喉中,扬声念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摘了桃花卖酒钱!”



        她素手轻摇,满目失望的呢喃:“咦?这么快就没啦?不行,还没没喝够,我得再去拿一壶才行!”



        她慵懒的翻了个身,裙摆飞扬,好一副唯美的美人卧花醉景图。



        然而,她的墨发却跟桃花凝结在一起,让她一时间无法离开。



        这一幕恰好就落在刚刚回来的战阎眼里,让他犹如被定住那般,再挪不开视线。



        圆月高悬,美人斜靠桃花枝,好一副怡人盛景。



        莫名的热意又从小腹凛冽窜起,撞的四肢百骸都隐隐发疼。



        尤其是受伤的位置,就像是有蚂蚁在啃咬那般,让他十分难受。



        他本能的感觉到自己不对劲,下意识转身就要走。



        耳边却突然传来嘎吱一道声响,这让他脚步猛然顿住。



        他下意识回头,就看到原本躺在桃花枝上的小姑娘突然尖叫着摔下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也顾不得什么,直接飞扑而上。



        原本玲儿也是看到了,她着急催促木头桩子般杵着的紫儿:“你快去救夫人啊,千万别被摔出个好歹来!”



        紫儿幽幽吐出一个字:“笨!”



        玲儿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呢,就看到一道黑影猛然冲了过去,径自把林怡琬给接了个满怀。



        她刚想要冲上去询问有事没事,就直接被紫儿拖住手腕,堵住了嘴。



        两人悄然退走,就只剩桃树下的两人。



        林怡琬醉眼朦胧,她看到战阎的时候,伸手捏捏他的脸:“侯爷,你回来啦,去拿酒,咱俩继续喝呀!”



        战阎何曾被人这般碰触过,一时间面红耳赤。



        小姑娘软软的一团在他的怀里,让他鼻端也不知道飘散的是酒香,还是花香。



        他收敛心神,哑声规劝:“夫人,酒多伤身,你已经喝了不少,赶紧回去休息!”



        她懵懂摇头:“不,我还能喝,玲儿没告诉你我的秘密吗?我千杯不醉,再来三瓶子酒,我也能稳当的走路!”



        她伸手推开他,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夫君,你瞧瞧,我给你走两步,嗳?”



        话音落下,她竟是直接就要往前扑倒。



        战阎急忙将她捞住,顿时急的满头流汗,他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照顾一个小女酒鬼啊。



        情急之下,他只能将她当个孩子哄着:“琬琬乖,琬琬听话,只要你跟我回去房间,我明天就带你去庄子里面抓鱼玩好不好?”



        她皱眉摇头:“夫君,我不要抓鱼,我要孩子!”



        “什么?你要什么?”战阎猛然僵住,浑身上下蹿腾出骇人的凉意。



        她将小脑袋往他怀里蹭:“要孩子啊,要属于咱们得孩子,以后渣世子肯定会记恨我的,等你去战场打仗,我孤苦无依的,被他们害死,你都不知道!”



        他开始以为她是胡言乱语,可是感受到心口间的湿意,他才发现她哭了。



        他用力将她箍紧,眼底闪过剧烈挣扎。



        许久,他才将她倾身抱起,快步朝着屋内走去。



        他叮嘱玲儿:“让她在热水里面泡一泡,免得着凉,待会再喂她喝些醒酒汤,明天醒来之后就不会头疼了!”



        玲儿小心翼翼询问:“那侯爷你呢?”



        战阎复杂回了一句:“我还有事!”



        说完,就匆匆离开。



        此时他并不知道,他将林怡琬抱回房间之后,战玉的身影才慢慢的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满目憎恨和贪慕,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林怡琬可以这么美,可以这么风情。



        他其实早就来了,他原本是想要求她帮着给二房说说情,顺便再好好跟她道歉,求得她的原谅。



        却没想到,竟是见到她醉卧桃花枝的撩人一幕。



        在他的印象里,林怡琬一直都是胆小懦弱的模样,她怯怯的缩在角落,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个不显眼的存在。



        若不是她外祖父是当朝妙手太医,凭着她的性子,她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高门宴会上。



        所以,他就一直看不上她!



        觉得她是个惹人厌弃的牛皮糖,踩上之后,就恨不得赶紧甩掉。



        然而,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错的有些离谱。



        她就如花间的精灵,直接扰乱了他的心湖。



        看着她扑到父亲的怀里,他嫉妒的心肺都快要爆炸了。



        那明明该是她的世子夫人啊!



        只因为他的一时糊涂,却便宜了身有隐疾的父亲。



        他,他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就算他是父亲也不行啊!



        属于他的,他一定要再抢回来!



        他用力握紧拳头,转身愤然离开。



        他一瘸一拐的来到佛堂,见到了手指红肿的陈芝兰。



        她满目欣喜的扑进他的怀中:“世子,你终于来看兰儿了?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兰儿把手指头都快要抄断了,求你赶紧把兰儿救出去吧!”



        战玉低头看着她,满脸憔悴,就连嘴唇都起了皮,实在是没有半点的美感。



        简直跟桃花枝上卧着的那个美人儿差的远了!



        心头起了一阵火热,他突然就想报复。



        他是个正常男人,女人来到他的怀里,他就会怜惜她,给她想要的。



        可是父亲不行,他只能抱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真爽啊!



        他再没迟疑,直接就把陈芝兰给按到了佛案前。



        陈芝兰吓得连忙推他:“世子,不行,不能在这里,况且兰儿还有了身孕,你不顾及兰儿的身体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