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心虚

        战阎接过令牌慢悠悠开口:“王爷,黑林山的地契三天期限也到了,你这是要说话不算吗?”



        忠勇王气的后槽牙疼,可不是,天亮了,正好三天啦。



        他原本以为能板上钉钉护住黑林山,却没料到,那名奸细进了侯府之后,就如同石沉大海。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战阎到底把人给藏哪里去了?



        就算是埋了,也得有泥土翻动的痕迹吧?



        脸上剧痛袭来,让他下意识狠狠瞪向林怡琬身边站着的那名小丫鬟。



        她被注视,顿时又扬起了拳头,她发疯大喊:“不孝儿,你还想找打?”



        忠勇王惊得浑身猛然打了个激灵,他再没有犹豫,迅速说道:“本王并没有带着地契前来,午时三刻,你到忠勇王府!”



        话音落下,他就脚步踉跄的匆匆离开。



        待那些禁卫军全都退走之后,战老夫人这才拍着心口说:“吓死了,吓死了,忠勇王怎么突然对咱们侯府发难?”



        战玉面色复杂的告状:“祖母,是母亲在宴会上惹怒了忠勇王,这才有了今天的搜府之祸!”



        战老夫人旋即撸起袖子就骂:“林怡琬,你这个丧门星,你是不把我们侯府祸祸灭门,不肯罢休吗?”



        战阎厉声打断:“住口,母亲老糊涂了吗?真正想把我们侯府祸祸灭门的是陈芝兰,竟然当着忠勇王的面,指证琬琬身边的丫鬟,但凡她被坐实了奸细的罪名,那么咱们整个战义候府都逃不过!”



        战老夫人面上闪过一抹心虚,她也没想到陈芝兰竟然会这么蠢。



        她凝眉说道:“兰儿也是不懂事,她不是故意的!”



        战阎冷冽开口:“那你就别指责琬琬,她非但没给侯府惹祸,还给本候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忠勇王养出来的府兵指挥权,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战老夫人被怼的哑口无言,只能不甘心的闭住嘴巴。



        此时陈芝兰吓疯了,她这是又又闯祸了!



        她迅速凑到战玉身后,小心翼翼哀求:“玉郎,救我!”



        战玉复杂的看她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放心吧,在你没生下来孩子之前,父亲不会把你怎样的!”



        话音落下,战阎直接来了一句:“从今天开始,陈芝兰成为侯府贱妾,再不能住在公子院子里面,挪到下人房居住!”



        陈芝兰眼前一黑,贱,贱妾?



        那是府里最低等的婢女啊!



        侯爷怎么能这样惩罚她?她好歹也是为战玉怀了孩子啊,他就这么不在意战家的唯一血脉吗?



        她哭哭啼啼的哀求:“侯爷,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胡乱插嘴了,求你不要让我做公子的贱妾!”



        战阎嫌弃的冷哼一声,转身就牵着林怡琬的手腕快步离开了。



        看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战玉满目的怨毒!



        他第一回没有帮着陈芝兰求情,因为他满脑子里面就只剩下那个窈窕妩媚的身影了。



        搬去下人房的时候,陈芝兰一双眼睛都哭成了核桃。



        她抱着战玉不撒手:“玉郎,这可怎么办啊?我怎么能住在这破烂的地方,到处都发霉发臭,熏得我心口直犯恶心,咱们得孩子也长不好啊!”



        战玉听到孩子两个字,总算是回了神。



        他无奈叹息:“兰儿,你就受些委屈,现在林怡琬失控了,一切都不是你我能操纵的了!”



        陈芝兰用力咬了咬牙:“都怪她,明明她身边的小丫鬟就很可疑,说不定就是奸细呢!”



        战玉忍不住瞪她:“你怎么还不知错?忠勇王已经说了,奸细是个男子,她身边的小丫鬟明明就是女子,她顶多算是个疯子,如何说是奸细?”



        陈芝兰看到他眼底的不满,连忙乖巧附和:“好,玉郎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只不过,我不能一直住在这下人房啊,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战玉不耐起身道:“等苏子凝进府之后再说吧!”



        看着他决绝离开的背影,陈芝兰眼睛一酸,泪水旋即汹涌而落。



        她之前明明该是战玉心尖捧着的人啊,林怡琬在她面前提鞋都不配。



        可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呢?



        林怡琬成为高不可攀,身份显赫的侯府夫人,而她成了最低等的贱妾,只配住在下人房。



        猛然一股子马粪的味道飘来,她张嘴又剧烈呕吐起来。



        此时林怡琬已经带着众人回到主院,她将那名暴揍忠勇王的小丫鬟给拉出来,伸手在她脸上拉回抹了两下,她顷刻间就恢复了玲儿的样貌。



        她咋咋呼呼的开口:“哎吆,夫人,刚刚可真是吓死奴婢了!”



        紫儿就站在门口抱着长剑冷哼:“刚刚你打的不是还挺爽,就差打的忠勇王哭爹喊娘了,还叫他不孝子,你不也成了皇帝爹吗?”



        玲儿面色一变,连忙去捂她的嘴:“可不敢胡说,万一传到皇帝耳朵眼里,得把我凌迟剐死!”



        紫儿挑眉:“谁跟疯子一般见识!”



        战阎就在旁边诧异询问:“琬琬,你到底是怎么把玲儿变成别的女子,而把那名奸细化妆成她的呢?”



        林怡琬指了指桌子上摆着的瓶瓶罐罐:“这就是神奇的变状粉,涂上之后,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至于真的奸细,再变状成玲儿的模样,原本就是半夜搜府,视线有些偏差,这才没让人看出端倪。



        战阎忍不住对林怡琬又多了一层认识,他觉得小姑娘手里的好东西着实不少。



        而且她还古灵精怪,竟是些出其不意的点子。



        他复杂说道:“夫人,你能不能教教影魂用这些变状粉?以后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更加方便了!”



        林怡琬愣住:“影魂是谁?”



        战阎抬了抬手,就有一道人影飘落在窗口。



        紫儿率先冲过去,牙呲目裂的瞪向他:“影一呢?”



        影魂毫不犹豫回答:“他说惹怒了紫儿你,跑出去躲一阵子!”



        紫儿眼底陡然闪过凛冽寒意,她嘲讽开口:“他最好能躲一辈子!”



        胆敢向夫人禀报她做的囧事,他简直是活腻歪了。



        不打残了他,都算她仁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