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刺客

        她嘲讽一笑,手中锋利的匕首,径自朝着那人腰间狠狠刺了下去,她一边刺,一边嘶声大喊:“快来人啊,有刺客!”



        “噗!”来人被刺个正着,原本清澈的水面上旋即就涌出一团血水。



        他疼的几乎昏死过去,但是却又不敢耽搁太久,因为他看到战阎往这边跑来了。



        他不敢迟疑,一个猛子就扎进荷塘深处。



        看着血水变得越来越淡,林怡琬娇俏的面容上闪过一抹狠辣。



        好大儿,想光天化日之下毁了我的清白是吧?



        老娘直接就让你以后再也做不成男人了!



        战阎迅速跳进水中,她下意识冲进他怀里瑟缩大喊:“夫君,我看到水里有刺客,我把他给刺伤了,你快去抓他!”



        战阎眼底升腾起冷意,他迅速命令影魂:“去抓,要活口!”



        影魂一头扎进水里,顷刻间就没了踪影。



        战阎将林怡琬带上岸,她缩在他的怀里,俏脸惨白,娇弱的让人心疼。



        战老夫人听到她大叫有刺客的瞬间,就感觉大事不好。



        如今看到战阎把她给救上来,顿时就吓得腿都软了。



        她快步上前颤声询问:“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有刺客?你是不是看错了?”



        林怡琬顷刻间就呜咽起来:“老夫人,我说我不赏荷,你非要拉着我来,为此还得罪了那位工部侍郎夫人,现在好了,我差点在水里遇刺,这下你满意了?”



        触及到战阎凌厉的视线,战老夫人脸都白了。



        她着急否认:“你可别冤枉我,你是我儿媳妇,我怎么会存心害你呢,我也不知道这荷塘里面藏了刺客,兴许是你眼花呢?”



        林怡琬毫不犹豫开口:“我没有眼花,我还狠狠刺了他一刀呢,而且我还练过,我虽然猜不出刺中哪里了,但是却生生划下他一块肉来!”



        战老夫人听的头皮发麻,她的宝贝孙子受伤了?



        该不会被抓住吧?



        这可怎么办?



        就在她焦躁不安的时候,影魂突然就从水里钻出来了。



        他手里还拿着一块被水泡的泛白的肉团,许是刚刚割下来的,还带着些许血丝。



        他开口说道:“侯爷,属下没抓到刺客的踪迹,但是却从水底寻到了这个!”



        战阎下意识询问:“这是什么?”



        林怡琬害羞的凑在他心口说道:“我瞧着像是男人的那物件,兴许他再背后想刺杀我的时候,被我直接就给割下来了!”



        战阎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面色顿时就有些复杂晦涩。



        反而是老夫人因为太过于紧张,并没有听清楚。



        再加上老眼昏花,一时间也没分辨出来。



        她忍不住就追问:“那物件到底是什么?”



        林怡琬认真回答:“老夫人,就是男子的子孙根啊,这下你听清楚了?”



        “什么?”犹如晴天霹雳砸在头上,战老夫人立马就站不稳了。



        她甚至连为何林怡琬会认得那东西都没有责怪,而是迅速转身说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林怡琬在她身后喊:“老夫人你可小心些,侯爷回来的及时,只怕这刺客还没逃出府去呢,他指不定藏在那个犄角旮旯!”



        战老夫人跑的更快了,把身后跟着的婆子都给甩出去老远。



        战阎面色阴沉难看,直接把林怡琬抱回到房间去了。



        此时玲儿也已经换好衣裳回来,看到林怡琬无碍之后,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刚想上前说话,就听战阎吩咐:“去给夫人准备热水,让她在里面泡泡,以免着凉!”



        玲儿忙不迭点头:“准备着呢,底下还放了姜,最是驱寒!”



        战阎抱着她进去水房,就把她给整个塞进浴桶。



        热气和辛辣扑鼻而来,让林怡琬舒服的眯起眼睛。



        只不过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却有些不舒服了:“林怡琬,你是不是知道刺客是谁?”



        她无辜的眨眨眼睛:“我不知道呀,夫君为什么要这样问?”



        战阎下意识拧了拧眉心,虽然小丫头才嫁进府里没几天,但是他觉得自己了解她了。



        她不会在拒绝赏荷之后,再听从老夫人的要求坐上那条小船。



        除非,她早就看穿了阴谋,故意为之!



        至于那半截物件的主人,他也能猜得出来。



        他用力闭了闭眼,眼底闪过剧烈挣扎。



        等他好不容易平复下翻腾的思绪之后,却突然发现缩在浴桶里面的小姑娘没动静了。



        他吓了一跳,连忙着急呼喊:“琬琬!”



        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从浴桶里面提了出来。



        她猛然睁开那双水润的眸子,视线相撞之后,她本能的大叫一声:“啊!”



        战阎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往后仰倒。



        “嘭!”两人摔倒在地上,以一种极其极其惹人瞎想的姿势。



        战阎后脑撞的生疼,可他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因为趴在身上的小姑娘实在是太软,太香了。



        让他的一颗心都砰砰砰砰直跳,就快要跳出喉咙口了。



        他哑声呢喃:“琬琬,你快些起来,赶紧找衣服穿上!”



        她委屈开口:“夫君,我也想起来啊,可是我不知道磕到哪里了,浑身没有半点的力气!”



        战阎吓了一跳,猛然就挣开眼睛。



        一张娇俏美艳的小脸顿时出现在眼前,她调皮询问:“夫君,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呀?”



        满目的瓷白让战阎喉咙干的要冒火,后颈上的热意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小腹间的伤口也灼烫起来。



        一双柔软的小手猛然握住了他的手腕,她欣喜道:“又有了,脉象又强劲起来了,外祖父说的对,诱,惑治疗,果然管用!”



        战阎整个人僵住,她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仅仅是想要为他治疗?



        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他顷刻间就冷静下来。



        连带着那脉象也恢复了从前的平淡!



        容不得她疑惑,他迅速用锦被遮在她身上道:“莫要染了风寒,我还要去追查藏在府里的刺客!”



        说完,他就起身将她放在软塌上,不顾衣裳已经湿透,就快步走了出去。



        林怡琬诧异挑眉:“他怎么就生气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