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证物

        小内监吓得面色苍白难看,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皇后娘娘息怒,奴才是留守在东宫里面的小猴子,因为日子实在难熬,就打起了殿内宝贝的主意,奴才该死!”



        沫儿猛然扯开他的衣裳,只听哗啦一声,不少金银器具就全都掉落出来。



        皇后气的脸色铁青,这些都是她儿子曾经用过的东西啊,怎么能让狗奴才全都给偷走了?



        她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小猴子的身上,并用力抓住他脖颈领子怒喝:“谁准许你这么做的,是谁,你说啊,你说啊!”



        接连摇晃几下之后,小内监鼻子耳朵竟然全都冒出了血。



        林怡琬面色骤变,她着急阻拦:“皇后娘娘,你快放开他,他吞了毒药!”



        “毒?”皇后娘娘下意识松了手。



        小猴子倒在地上来回抽搐,嘴里也不断流出鲜血。



        皇后吓得面色青白,她猛然捂住耳朵,惊声惨叫起来。



        沫儿顿时急的红了眼圈:“阎夫人,你快看看皇后,她很不对劲,她怕是想起太子离世时候的模样了!”



        林怡琬不敢怠慢,这种巨大的刺激会让皇后失心疯的。



        看来她跟沫儿的举动,已经被有心人盯在眼里了,不然不会在这东宫安排一个小猴子等着。



        她飞快用银针将皇后刺晕,并将一枚药丸塞进她的嘴里。



        至于小猴子,她也将银针刺进他的要穴,并冲着沫儿大声呼喊:“快,这小内监还有救,你赶紧把他拖到殿内去,我先照顾皇后娘娘!”



        沫儿怔楞片刻,明明小内监已经死了啊,为何阎夫人还说他有救?



        不过到底是皇后亲手教导出来的掌宫大宫女,哪怕心里疑惑,表面上也没有问出来。



        她迅速将小猴子拖进内殿,并派人在周遭严防死守。



        皇后片刻悠悠转醒,情绪也恢复了冷静。



        她哑声询问:“琬琬,那个小内监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



        林怡琬重重点头:“活着,他虽然吞了毒,但是我能把他给救回来,他很快就能苏醒,到时候皇后娘娘想问他什么,都可以随便问!”



        皇后腾的一下站起身道:“你快带本宫去看他!”



        两人匆匆朝着殿内走去,丝毫没有发现暗处藏着的身影恼恨的跺了跺脚。



        他不敢迟疑,迅速飞身掠走。



        殿内,皇后看着面色青黑的小内监,眼底染满寒意。



        她凝眉询问:“琬琬,你不是说他还活着?”



        “嘘!”林怡琬将手指竖在唇边。



        皇后眼眸闪了闪,旋即压低声音说道:“你是放出假消息,把他背后的主子给引出来?”



        林怡琬点点头:“兵不厌诈!”



        皇后再没迟疑,转身就快步朝着内殿书房走去。



        片刻之后,她满脸愤怒的返回,她咬牙说道:“可恶,书房的暗格已经被人破坏,药锅也没有了!”



        林怡琬并没有意外,有心人早就先她们一步把东西给偷走。



        现在要做的,就只能引鱼上钩。



        皇后也明白她的计划,就看向身边的沫儿道:“你去跟皇上禀报一声,就说太子宫招贼了,贼人已经被抓住,让他赶紧过来处置!”



        沫儿点了点头,连忙匆匆离开。



        刚刚走出太子宫,迎面就走来一名提着食盒的老嬷嬷,她惊讶询问:“咦?这不是皇后娘娘宫里的沫儿姑娘吗?你怎么突然来到太子宫了?”



        沫儿头也不抬的回答:“宫里招了贼,娘娘怒不可遏,这不让我去把皇上请来处置呢!”



        老嬷嬷震惊的瞪大眼睛:“不过是区区小贼,皇后娘娘乃后宫之主,还不能随意处置?”



        沫儿毫不犹豫的开口:“你懂什么,此小贼非同小可,他有可能偷走了谋害太子殿下的重要证物!”



        猛然,她伸手用力捂住嘴巴,脸上满是说错话的懊恼。



        老嬷嬷下意识举起手指:“老身发誓,绝不随便乱说,沫儿姑娘放心就是!”



        沫儿点点头:“你别再太子宫周遭晃荡了,主子们心情不好,少不得要被迁怒!”



        老嬷嬷忙不迭点头:“老身多谢沫儿姑娘提点,老身告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沫儿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不多时,就有未央宫的一名小侍女匆匆进了太子宫,她急切开口:“皇后娘娘,侯府的两位小公子突然不舒服,哭闹的厉害,两位奶娘怎么都哄不住,叶夫人请你赶紧过去看看!”



        皇后眼底闪过剧烈挣扎,她用力握紧藏在袖子里面的手指道:“琬琬,你自己留在这里能行吗?”



        林怡琬连忙开口:“臣妇可以,皇上不是很快就能过来吗?到时候我夫君应该也会跟在他的身边!”



        皇后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小宫婢回去未央宫。



        几乎是她前脚刚走,一名不显山不露水的小内监就进了内殿。



        他惊慌失措的喊道:“阎夫人,你在里头吗?侯爷要出宫了,他让奴才前来给你知会一声!”



        林怡琬装作惊愕的眨了眨眼睛:“这么快?你去跟他说一声,我还有件事情没有办完,让他来太子宫找我!”



        小内监为难说道:“奴才看着侯爷挺着急的,要不,阎夫人你亲自去跟他说啊?奴才可真不敢!”



        林怡琬忍不住皱眉:“瞧你那点胆量,我家侯爷又不是阎王爷,你至于这么怕他?到底是做了多少亏心事啊?”



        小内监心头咯噔一响,这位阎夫人嘴可真损。



        他下意识争辩:“阎夫人可别冤枉奴才,奴才就是这太子宫里面的一根小杂草,哪里能做什么亏心事?”



        林怡琬不耐的摆摆手:“行了,废话少说,我还要照看伤者呢,你就替我跑一趟!”



        小内监迅速说道:“能不能让奴才帮阎夫人照看?也就半柱香的功夫,你快去快回不就行了?”



        林怡琬思虑片刻就迅速起身:“好,你可把人给照顾好了,千万不能有半点的闪失,不然,唯你是问!”



        小内监嬉皮笑脸:“阎夫人放心,奴才一定会好好照顾!”



        她起身往外走去,小内监还亦步亦趋的弓着腰将她送到门口。



        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他才把殿门给关紧了。



        回过头的瞬间,他的眼底就染满肃杀,跟刚刚满脸堆笑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