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耍横

        紫儿刚刚离开,就见战朵儿身边伺候的侍女明双过来了,她小心翼翼询问:“侯夫人,我们小姐让奴婢前来打听一下,你待会要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她要避忌着些,总不能跟你这侯府主母撞了颜色,惹人误会!”



        林怡琬心头一颤,这战朵儿是自作聪明啊。



        表面上看似是在尊敬她,实际上不知道存着什么狼子野心呢。



        她毫不犹豫的回答:“就穿这身,明艳的绯红色,才能彰显我这做主母的霸气不是?”



        明双点了点头:“奴婢会转告我们家小姐的!”



        看着她离开之后,林怡琬就冲着紫儿招了招手:“你去看看战朵儿穿什么颜色的出门,确定之后,就赶紧回来跟我说!”



        不多时,玲儿匆匆赶回,她说战朵儿带着粉色面纱,紫色的锦裙。



        林怡琬有样学样,直接换了一套跟她相同的装束出门。



        战朵儿跟楼老夫人早在门口等的不耐烦了,她气急败坏的说道:“她还真把自己当侯府主母了?竟然让咱们等?她脸可真大!”



        楼老夫人翻翻白眼:“她可不就是主母吗?朵儿,咱们要认清现实!”



        战朵儿用力握紧拳头:“不,她很快就不是了!”



        楼老夫人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林怡琬很邪门,自打她进了侯府,就像是未卜先知那般,每次针对她的阴谋,都能安然躲过。



        这一次若不是战老夫人逼迫着她,她根本就不想前去灵岩寺,身边的小面首想了个新花样,让她每天都恨不得腻在他身上。



        看出她的意兴阑珊,战朵儿忍不住提醒:“伯祖母,你要想明白,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



        楼老夫人敷衍点头:“知道啦,你自小也是在我身边长起来的,我能不心疼你?”



        战朵儿这才收敛了怒气,眼底的不耐越来越盛。



        绝不能错过时辰!



        她迅速说道:“来人,去看看侯夫人为什么还没出现?拜佛吉时千万不能耽误!”



        小侍女还不及答应就听到玲儿大声喊道:“来啦,我们侯夫人的马车呢?”



        战朵儿定睛看过去,险些没直接栽下马车。



        她满脸震惊,为何林怡琬跟她穿着相同颜色的衣裳?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楼老夫人就好奇的凑上前:“怎么啦?你就跟活见鬼似的?”



        林怡琬笑眯眯开口:“伯母早!”



        楼老夫人面色讪讪的回答:“早,只是你怎么跟朵儿穿了相同的衣裳?而且脸上还带了面纱,你又没毁容!”



        林怡琬柔声解释:“许是昨天着急上火的缘故,早上醒来之后,脸上冒出几颗痘痘,我觉得有碍观瞻,就找了个面纱遮着。”



        “至于这衣裳,我原本没打算穿这件,出门的时候有个小意外,就随便挑了个颜色,没成想,竟是跟朵儿撞色!”



        战朵儿气的心口起伏,若不是祖母的计划十分周全,她都以为林怡琬会不会是故意的?



        可现在,再让她重新更换衣裳已经不可能了。



        她只得没好气的开口:“那就别磨蹭,赶紧上去马车,你要是不愿意给侯府祈福,也可以不去,没人求着你!”



        林怡琬还真不惯她这臭脾气,还敢跟她耍横,这是吃的亏还不够多啊。



        她再没迟疑,懒洋洋开口:“既然朵儿这么说,那我还真不想去了,毕竟我昨天在宫里劳累一天,这腿脚还没歇过来呢,我去跟老夫人通秉一声,改天再去寺里祈福也是一样!”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战朵儿急的眼圈都红了,她着急阻拦:“你,你赶紧站住!”



        林怡琬充耳不闻,径自往回走。



        战朵儿连忙跌跌撞撞的跳下马车,满脸不安的追上林怡琬的脚步:“婶母,我错了,求你别给我一般见识!”



        林怡琬诧异的看向她:“原来朵儿叫的是我啊,你刚刚你啊你的,我以为叫的是哪个小侍女!”



        战朵儿面色复杂晦涩,哪怕用面纱遮着,也能看出她的心虚。



        她极力压下心底的恨意说道:“婶母,刚刚是我没规矩,求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



        楼老夫人也跟着说好话:“怡琬啊,你身为当家主母,就该有容人之量,朵儿年纪还小,以后咱们慢慢教!”



        林怡琬认真争辩:“你说错了,她不小了,比我还大半岁啊!”



        楼老夫人浑身一僵,她险些忘了,战阎是娶了个小媳妇儿啊。



        原本,她该是嫁给战玉的!



        唉,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尴尬陪笑:“不管如何,朵儿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再拖延下去,这拜佛吉时就真要错过!”



        战朵儿恼恨的咬了咬牙,抬手就用力抽了自己脸颊一巴掌:“婶母,朵儿这样自罚,你可满意?”



        林怡琬皱眉:“瞧你这话说的,就像是跟我这个做主母的欺负你那般,我可没让你自罚!”



        战朵儿毫不犹豫点头:“是,婶母没有让我自罚,是我自愿打的!”



        林怡琬装作无奈的开口:“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不跟你去拜佛,就也太失礼了,赶紧走吧!”



        她的声音很大,大到让周遭看热闹的百姓都听到了。



        她们忍不住低声议论:“这位战家的姑娘可真有意思,明明阎夫人不想去拜佛,为什么非逼着她去?”



        另外一人下意识附和:“这高门大户,弯弯绕多着呢,指不定这拜佛路上,有什么算计等着这位阎夫人!”



        听到这些话,坐上马车的林怡琬笑弯了唇角。



        此刻,只怕战朵儿气的鼻子都歪了。



        果然她没猜错,返回马车的战朵儿直接把茶具全都扫落在地上,把楼老夫人给吓了一跳。



        她不满指责:“朵儿,这些茶具你毁一套就少一套,你以为现在的侯府,还跟从前那样?你祖母那点子老底,能够你们败坏几天的?”



        战朵儿顿时委屈哽咽:“伯祖母,我现在连摔套茶具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可是祖母的孙女,战家唯一的姑娘!”



        楼老夫人撇撇嘴,心里忍不住腹诽,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她摆大小姐的架子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