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解围

        战阎沉声打断:“杀人,要讲证据,哪怕他作恶多端,也得让他死的明白,既然牵扯到了战玉,就让他回来,母亲这般推三阻四,莫不是他根本就没再庄子上?他到底去了哪儿?”



        最后拔高的语调让战老夫人浑身打了个激灵,她下意识回答:“他就在庄子上一边用功读书,一边陪着陈芝兰养胎,既然你想让他回来,那我这就命人去接!”



        她再没迟疑,连忙派了贴身的嬷嬷前去接人。



        不多时,面色苍白的战玉和养的白胖的陈芝兰就被接回到府里。



        在路上的时候,嬷嬷就已经告知他府里发生的事情,他此时害怕极了,不知道父亲为何非要让他回府!



        同时他也有些埋怨战老夫人和战朵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竟然没把屁股擦干净,还让匪首将他给攀咬出来,他根本就没有参与此事。



        哪怕伤处还没有完全好利索,他也装出一副身体无碍的模样。



        他大步走到战阎和林怡琬面前恭敬行礼:“儿子拜见父亲母亲!”



        林怡琬眼底闪过一抹玩味,她的目光刻意落在战玉的腰间,将他给惊得无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伤口猛然就疼了起来,让他额上的冷汗都流出来不少。



        战阎慢敛去眼底的寒芒,悠悠开口:“听说你最近在庄子上用功?”



        战玉垂下眼眸回答:“是,科举在即,儿子想去搏个前程!”



        战阎点点头,他伸手指着匪首道:“此人指证你雇他为凶,试图欺辱你母亲,你有什么话说?”



        战玉连忙争辩:“儿子冤枉,儿子一直在庄子潜心学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芝兰都没见过几次面,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她!”



        陈芝兰紧跟着开口:“是,妾身可以给公子作证!”



        战阎诧异挑眉:“既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为何庄子上的管事,根本就没见过你?”



        话音落下,影魂就将一名老者给带了出来。



        战老夫人定睛细看,这不是庄子上的老管事吗?他什么时候被接过来了?



        老管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回禀侯爷,奴才的确没有在庄子上见过公子,奴才但凡说谎,天打雷劈!”



        战玉惊得面色越发惨白,他着急的看向战老夫人,希望能得到她的帮助。



        战老夫人只得硬着头皮开口:“阎儿,不怪玉儿,是我让他隐瞒落脚地的,他其实去梧桐巷子那边了,我怕你会多想,就说他前往庄子上!”



        战阎恍然大悟:“原来是去找他的亲爹亲娘了,想来,在他的心里一直都记恨本候将二房一家赶出侯府吧?”



        战玉慌忙解释:“没有,儿子不敢,在儿子的心里,只有父亲!”



        战阎诧异挑眉:“既然只有本候,那又为何躲到梧桐巷子那边,是有什么秘密不想本候发现?”



        战玉浑身打了个突,他没想到,刚一回来,战阎就咄咄逼人,压的他都要喘不过气来。



        战老夫人也急的面色焦灼,万一战阎派人去梧桐巷子那边调查,那就糟了。



        她迅速开口:“阎儿,既然证实了玉儿不是幕后真凶,你就赶紧处置了这匪首,别再让他胡乱挑拨,弄得人心惶惶!”



        战玉也猛然抬头:“儿子敢发誓,并没有勾结匪首试图谋害侯府主母,还请父亲明察!”



        战阎疏离开口:“父亲也想相信你,只不过,这匪首一口咬定你是幕后主使,看来,你得证明自己一直待在梧桐巷子没有离开过才行!”



        战玉忍不住有些为难,但凡证明他没有离开过梧桐巷子,就得说他在养伤,可他这伤是从何而来呢?



        之前荷花池那一锅,就又爆出来了!



        他真的是被架在火上烤啊!



        战阎倒也没着急,就神情闲适的等着他想出个稳妥的理由。



        战老夫人同样煎熬,她用力闭了闭眼,面上激烈挣扎闪过。



        孙子和孙女,她只能保一个!



        看来,得把朵儿给推出去!



        反正她都已经被匪首毁了青白,也不差这一桩恶事再落到头上了。



        打定主意之后,她飞快走到屋内将战朵儿给拉了起来。



        “祖母,怎么样?叔父有没有给我撑腰?有没有杀死那可恶的匪首?”她白着脸颤声询问。



        战老夫人压低声音说道:“朵儿,你听好了,现在匪首咬死了是你大哥雇佣的他,所以你必须要帮帮你大哥!”



        战朵儿登时愣住:“我,我如何能帮他?”



        战老夫人毫不犹豫的开口:“你主动认下罪行,绝不能牵连到你大哥的身上,不然,凭着战阎雷霆的手段,定然要将他赶出侯府,到时候,他就没有了继承侯府的资格,你们一家三口去喝西北风吗?”



        战朵儿迅速摇头:“我不要去喝西北风,我也不要去认罪,祖母,别逼我,我什么都不想做!”



        战老夫人急的耳朵嗡嗡响,她气急败坏的低吼:“臭丫头,若不是因为你要报仇,祖母又如何去雇佣那些匪首?你想亲手毁了你大哥的前程吗?”



        战朵儿眼泪扑簌扑簌落下,紧紧咬着唇瓣,愣是不吭声。



        战老夫人深吸一口气道:“好朵儿,你这次替你大哥解了围,祖母以后会疼你的,你不是想要穿好衣裳吗?祖母亲自带你去挑选,就连首饰也多准备几套!”



        战朵儿眼底闪过剧烈挣扎,她知道自己此刻没有选择。



        她哽咽开口:“祖母还要给我准备嫁妆,我要风风光光的出嫁!”



        战老夫人的眼神旋即慈爱起来,她伸手揉了揉她的乱发:“你是祖母的宝贝孙女,最好的嫁妆当然会留给你,祖母保证,最少两百抬!”



        战朵儿这才满脸不安的跟着她来到院外,她怯生生的跪到战阎面前:“叔父,那匪首故意污蔑我大哥,是我惹上的他,我之前出府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他,所以他才怀恨在心,前来报复我!”



        战阎审视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战朵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战朵儿用力咬了咬牙:“我当然知道,我落得这样的下场,我活该,原本就是我的错,求叔父别再查了,我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