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讹她

        她脑子灵光一闪,猛然就记起了她之前在公主府跟战玉纠缠到一起的那一幕。



        不行,得赶紧逃!



        惹不起!



        她迅速命令紫儿:“赶紧把马车赶快点,绕过她,她要碰瓷!”



        紫儿连忙应了一声,下意识就扬起了手里的马鞭子。



        马车嗖的一下就如同离弦的箭那般冲了过去,让苏子凝根本就追不上。



        她狠毒的勾起唇角:“林怡琬,你以为能躲得过,你也太天真了!”



        她再没迟疑,噗通一声就跌坐在地上,她嘶声大喊:“来人啊,快救命,马车撞了人要逃啊!”



        随着她的声音响起,紧接着藏在暗处的苏子晟就已经带人出现,他迅速出声制止林怡琬:“站住,侯夫人当街冲撞了我妹妹,就要不管不顾吗?”



        林怡琬眼底陡然闪过一抹寒意,这对兄妹俩,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彻底做不成人!



        她让紫儿停下马车,慢悠悠开口:“苏郎中,你这话倒是说的有意思,就算要碰瓷,也不是这样碰的吧?明眼人都看到我的马车并没有碰到她!”



        苏子晟厉声反驳:“你是没有碰到我妹妹,但是你却吓到了她!”



        他的话音刚刚落在,就听到苏子凝身边的小丫鬟焦灼开口:“不好了,小姐她流了好多血,得赶紧找郎中啊!”



        苏子晟面色骤变,迅速呵斥:“来人,快去请郎中!”



        不多时,一名郎中匆匆赶到。



        趁着这功夫,苏子晟威胁林怡琬:“你别想走,但凡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你必须要为她负责!”



        此时郎中已经给苏子凝诊完了脉,他面色复杂的说道:“回禀苏大人,苏姑娘她这是流胎了!”



        “什么?”苏子晟面色骤变。



        他愤怒瞪向林怡琬:“你嫉妒我妹妹和战玉订婚,你竟然还故意害她流胎,你怎的这般歹毒?”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皆是十分震惊。



        有不少人忍不住说道:“瞧瞧,这位侯夫人还是意难平啊,哪怕都已经把战玉赶出了侯府,还不放过他的孩子,她可真狠!”



        林怡琬不动声色的开口:“诸位,不要被这卑劣的计谋影响了判断,先看清楚事实再说话,胡乱恶意揣测,是要被打板子的!”



        苏子晟愤怒指责:“什么卑劣计谋?林怡琬,你自己心狠手辣,为了报复战玉,连不能人道的战阎都能下嫁,你还敢污蔑别人?”



        苏子凝也跟着悲戚呜咽:“琬琬,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嫁给战玉,可我也是没有办法,怀上他的孩子,更是意外,不管如何,终归孩子无辜啊!”



        林怡琬凝声说道:“苏子凝,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告诉大家,你到底是如何落的胎?”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于锋利,竟是下的苏子凝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苏子晟迅速开口:“你还想吓唬子凝?你想让她死吗?”



        苏子晟伸手擦了擦眼泪:“琬琬,你何必要逼我,你刚刚虽然没有撞到我,但是你的马车疾奔而去,我终究是为了追你才摔倒落胎的!”



        林怡琬直接开口:“今天,我算是开了眼,你们俩还真是超级无敌大无赖啊,苏子晟还是朝廷命官,就你这样不明是非,真该把眼睛给挖下来当球踢!”



        苏子晟沉声反驳:“你害了人,还有理了?哪怕你身为侯夫人,也不能草菅人命,要么你为子凝负责,要么我们就去报官,让你吃官司!”



        林怡琬不耐挑眉:“我如何要为她负责?”



        苏子晟就猜着她定然害怕见官,毕竟苏子凝滑胎是事实,她脱不了干系。



        他得意洋洋的说道:“子凝她既然已经滑胎,那么肯定就不能嫁给战玉了,她的名声已经被毁,你就得让林然娶她,让她成为林府主母!”



        “啪啪啪!”林怡琬满脸嘲讽的双手击掌:“苏子晟,你打的一手好算盘啊,我林家的主母,岂能让一个不顾廉耻跟别的男人在婚前鬼混的女人来做?”



        苏子凝被骂的无地自容,她用力掐着手道:“琬琬,你知道,我那天是无辜的!”



        林怡琬摇摇头:“不,你不无辜,你明知道战玉在那个寝殿,你还去找她,还跟他在人前上演春宫大戏,你不觉得面皮臊的疼?”



        苏子凝当然臊的慌,可她却有强大的忍耐力。



        只要她咬死了林怡琬,她成为林家主母指日可待。



        她用力咬着苍白的唇瓣道:“琬琬,哪怕我之前做过什么,这都不是你害我滑胎的借口!”



        林怡琬缓步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道:“不是我害得你落胎,而是你早就已经喝下了落胎药!”



        苏子凝面色瞬间变得苍白难看,她下意识朝着苏子晟那边看了一眼。



        他毫不犹豫否认:“林怡琬,你胡说八道,我妹妹,她怎会喝下堕胎药,这世上哪里有娘亲愿意残杀自己的孩子?”



        林怡琬霍地笑起来:“如果她的娘亲并不想要这个孩子呢?”



        苏子晟气的怒骂:“你,你血口喷人!”



        林怡琬从容开口:“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说了不算,证据说了算!”



        她转头吩咐紫儿:“去报官,就说苏子凝蓄意污蔑本夫人,让衙差带人去彻查苏家周遭药铺今天近两天有没有卖出堕胎药!”



        苏子晟勃然变色,苏家经不起查啊。



        他万万没想到林怡琬竟然要把事情给闹大,他着急阻拦:“林怡琬,你非要闹的撕破脸皮吗?子凝,她之前待你那么好,还给你经常做点心!”



        林怡琬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她待我好就是蓄意污蔑我残杀她的孩子?这种好我可承受不住,谁爱要就去给谁吧!”



        “你!”苏子晟登时气的面色铁青。



        紫儿行动也十分迅速,原本两边闹腾的事情就已经惊动了官府。



        几乎是她刚刚报官,那些衙差就已经前去周遭药铺调查了。



        不多时,他们就带回一名药铺掌柜。



        他上前指证:“苏家的确是派了人前去购买了堕胎药,未免药效不够,那名小丫鬟还特意加钱让草民加大剂量!”



        话音落下,站在苏子凝旁边的小丫鬟就眼神躲闪,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慌乱之色。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